01


  一般来说,头巾气重的人,或自名出身世家的人,都很看不起暴发户。
  这实在不是很有道理。暴发户,就是突然之间,因缘际会,忽然有了庞大的财富和很高的社会地位的一些人,那有甚么不对呢?
  所谓世家子弟,看不起暴发户,更没有道理,因为“世家”的第一代,也必然是突然崛起的,也就是当时的暴发户。如此说来,暴发户还是世家的祖宗哩!
  不过暴发户惹人讨厌,倒也有原因,原因是他们有一种共通的心态:来不及地向全世界炫耀他的财富。不管他的财富是够多了还是不够多,总之拚命炫耀,唯恐人家不知他是暴发户。
  这种心态形成的行为,其实也没有甚么害处,高兴与之胡调的,可以和他哈哈一笑。不高兴的,自然可以爱理不理,说不定暴发户为了满足他的炫耀心理,还得向别人陪笑讨好了!
  在这个亚洲的大城市之中,谁都知道,近五年来,新崛起的豪富,也就是暴发户,是陈氏兄弟,陈宜兴和陈景德──这两个名字,分开来看,平平无奇,放在一起,略想一想,就可以看出点苗头来,而且十分有趣。
  宜兴和景德,都是中国的地名,前者以出陶器著名,后者以瓷器著名。
  陈氏兄弟本来的名字是甚么已十分难查考,看他们成为豪富之后,仍然举止不文,出言粗鲁的情形来推测,他们以前的名字,多半是陈大牛、陈阿根之类,那已全然无关紧要。
  两兄弟合作做生意,发了大财──每一个豪富的发迹经过,照例有故事可说,但和这个故事无关。这个故事所要说的是他们发了财以后的事,不讲他们发财的经过。他们有了钱,要出风头,要附庸风雅,于是一个开始搜集古代的陶器,一个开始搜集古代的瓷器,于是,顺理成章,就有了陈宜兴、陈景德这样的名字。
  他们在都市的黄金地段,造起了两座形式一模一样的六十层高大厦,一座叫“宜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