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


  原振侠和玛仙首先想到同样的大疑点,所以两人互望着,又一起摇头──他们摇头,自然表示他们又否定了那女郎是勒曼医院的复制人。
  而接着,他们又想到了更多的疑点,原振侠先说:“没听说过复制人接受语言的训练──”
  玛仙叹了一声:“是,复制人在他们眼中根本不是人,勒曼医院创造了生命的奇迹,也对生命进行了最大的侮辱,很难论定他们的行为──”
  马进陡然叫了起来:“你们在讲甚么?”
  原振侠叹了一声:“没甚么,本来,我们以为已找到了那女郎的来历,但是,仔细一想,显然是弄错了──”
  马进发急:“她的来历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把她找出来──”
  原振侠叹了一声:“如果你的推测正确,她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,那更神秘莫测。她原来的生活环境,所能肯定的,只是在一幢建筑物之中,就算进一步肯定,这幢建物在本市,也难以把她找出来!”
  马进双手紧握着拳,身子发着抖,声音嘶哑:“那怎么办?那怎么办?”
  原振侠只好说:“警方一定会努力把她找出来的!”
  马进陡然激动起来:“你不是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吗?这件事不够稀奇?不值得你关心?为甚么你不肯参与?”
  原振侠也不禁有了怒意:“我没有参与?我花了六小时的时间,翻来覆去听这几卷录音带,是为了什么?”
  马进的脸色由白变红,由红变白,看来他还想对原振侠吼叫一番,而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陡然响起,玛仙立时道:“快听,打电话来的人有急事──”马进由于心情极度焦急而产生的莫名其妙的怒意,一下子全转到了玛仙的身上,他大声喝:“有没有急事,你怎么知道?”
  玛仙笑得很甜:“我知道,因为我是一个女巫。”
  玛仙的回答如此特别,对于情绪激动的人,大有镇静作用。
  原振侠已过去接电话,马进咕哝了一句:“女巫和电话这种科学产品,也会有关联?”
  玛仙向原振侠望去,只见原振侠的神色十分凝重,不断在“嗯”、“嗯”答应着。
  玛仙在望了原振侠一眼之后,又面向马进:“马医生,你可能对巫术不是很了解,电话的原理是声波和电波的转换,声波和电能都是一种能力,巫术之所以能运作,全靠
  对宇宙间各种能量的集中和运用,那正是巫术的本行──”超级女巫玛仙的这一番话,自然是马进医生这一生之中所听到过的最“荒诞不经”的话了,听得他目定口呆,不知如何应对。原振侠这时向电话说:“我也不一定有用,不过方先生如果坚持,我来一下,对了我有一个同伴,有超异的能力,或许有点帮助。”
  他说着,放下电话,转过身子,不等他开口,玛仙已先问:“谁不见了?”
 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:“方如花──”
  马进和玛仙一起发出了“啊”地一声,玛仙皱起了眉,原振侠挥着手:“方继祖急得几乎昏过去,报了警,又向我求助──”
  他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苦笑:“我快成了专门寻找失踪者的专家了──我认为,方如花的失踪,和马医生病人的失踪,有十分密切的关系──”
  原振侠说着,已拿起了外套来,向玛仙作了一个手势:“我答应去看方继祖,你也去,或者可以凭你的超异能力,把失踪者找出来──”
  马进医生大是发急:“为甚么不去找我的病人?”
  原振侠解释:“我相信两件失踪案,根本是同一件案,找到了一个人,就等于找到了两个人。”
  马进仍然在迟疑,玛仙柔声道:“你的病人,脑部的活动能力弱,发出的生物电波不容易被感应得到,方如花的脑部活动正常,要感应她发出的脑电量比较容易。”
  马进发楞,原振侠已打开了门,马进楞楞地跟了出去,一副欲语又止的神情,原振侠用力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两下,表示安慰他,可是这种安慰,显然无济于事,看来,除了那女郎再出现在他面前之外,很难有甚么别的事可以令他再有笑容的了。原振侠觉得有一番话,非向马进说明不可,所以他一面走一面说:“那女郎的智力低,并不是她的脑部有甚么缺憾,而是她特殊的生活环境所造成的!”马进叹了一声:“我知道,事实上,我早已发现她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极强,许多相当复杂的事,向她一说她立刻就明白。”
  原振侠道:“那就是说,她成为普通人的机会极高,马医生,当她成为普通人,不再需要医生的照顾,不再在精神上那么彷徨无依,可以独立生活时,你认为她对你的态度,还会和现在一样吗?”
  马进陡然停了下来,神情难看之极,玛仙轻轻拉了拉原振侠的衣袖,像是在责怪原振侠的话太直接了,可是原振侠却毫不留情,盯着马进。
  过了好一会,马进才长叹了一声: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想吧──”
  原振侠闷哼了一声,他要说的话已经说了,他也没有甚么力量可以强迫马进一定要接受他的话。
  上了车,玛仙忽然感慨起来:“巫术的力量,可达到的范围极广,可是,却绝对无法使人对另一个人产生爱情──”
  原振侠道:“在降头衔中,好像有可以使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能力?”
  玛仙笑了起来:“可以有这种事发生,但是对受术者来说,不是真意,而是受了迷惑,等于是受了催眠,对被爱的另一方来说,也一点意思都没有,得到的绝非真正的爱情。这情形……你、我之间,有点相似。”
  原振侠再也想不到玛仙突然之间,会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,他大是恼怒:“你这样说,真是似于不伦……胡说八道至于极点──”
  原振侠还真的生了气──不然他不会用那么重的语气对玛仙说话,而且,他一面说,一面还隔过头去,狠狠地瞪了玛仙一眼,可是他在一看到玛仙那时的模样时,他又心软了下来,低叹了一声:“你的话,实在令人生气!”
  玛仙这时,半垂着头,目光集中在自己的鼻尖上,长睫毛不住地闪动,眉梢眼角之间,充满了委屈,雪白齐整的牙,轻咬住了下唇。
  不论是原振侠的责斥,还是他柔声解释,玛仙似乎都无动于衷,看她的样子,她像是在沉思,但自然无法明白她在想些甚么。
  沉默维持了大约半分钟,玛仙才忽然轻轻地说出了三个字:“我爱你──”
  这三个字组成的句子,简直是普通之极,每一秒钟,都有人在说着,可是那么普通的一句话,出自玛仙的口中,却有惊人的震撼力,连大名鼎鼎的、不知有过多少次出死入生经历的原振侠医生,也陡然为之震动,不由自主使得飞驶中的车子陡地停了下来,他侧身望向玛仙。
  在说出了“我爱你”之后,玛仙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,一动也没有动过,然后,在车子停下之后,她朱唇轻启,又说出了一句话来,更令原振侠茫然不知所措。
  她说的是:“你爱我吗?”
  她先说“我爱你”,又问“你爱我吗?”,在寻常男女之间,有这样的对话,寻常之至,可是原振侠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──
  他爱玛仙吗?不能说不爱,可是爱情的定义,如果必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才能发生的话,他也就不爱玛仙,如果他爱玛仙,那么,黄绢呢?他和黄绢之间那份剪不断、理还乱的感情,又算是甚么?
  还有,海棠呢?海棠为了逃出组织,先是转换了躯体,最后毅然接受异星人的改造,把她自己变成一个“怪物”,而且,再在人间出现的机会,微之又微,可是那并不代表感情的消失。
  而且,以后呢?以后,谁又能保证不再有别的异性侵入他的生命之中?
  原振侠的思绪极紊乱,他所想到的是,他不能说不爱玛仙,也不能说爱玛仙,问题在于对爱情下一个甚么样的定义──
  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若是先讨论爱情的定义,等有了共同同意的答案,再来回答这个问题,那不但滑稽,而且十分丑恶了。
  所以,原振侠紧抿着嘴,一字不吐。
  玛仙低叹了一声:“我刚才说的还是对的,我自然可以运用巫术的力量,使你每天对我说上几万遍‘我爱你’,可是──”
  原振侠立刻接上去:“可是,那有甚么意思?”
  玛仙再低叹:“是啊,一点意思也没有,远比不上你现在甚么都不说,可是我却知道你真正的心意──”
  她说到这里,身子侧了一侧,把头靠在原振侠的肩头上,现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来。
  玛仙不但是一个超级女巫,而且聪明绝顶,本来,无法作答的原振侠,处于十分尴尬的处境之中,玛仙如果像一般蠢笨的女性那样,非要得出一个答案来,只怕就会有意料不到的事发生,而玛仙却轻描淡写,把事情揭了过去,令原振侠吁了一口气。
  问题仍然放在那里,原振侠知道,他更知道,这个问题,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!
  原振侠又发动了车子,左手一直和玛仙的右手相握着,车子驶上了一条斜路之后,停在一幢小洋房前面,一个人在小洋房门口团团乱转,正是方继祖。
  原振侠的车子才一停下,方继祖就挥舞着双臂,扑了过来,一面叫嚷着:“都是你们!都是你们!如花知道了不是我亲生女儿,就失踪了!”
  方继祖对方如花的失踪,找了这样一个他自己武断出来的理由,原振侠不禁有点厌恶,他本来已打开了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