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


  她们的结论,原振侠和玛仙都没有异议,原振侠立时举手,表示同意,可是他也立即问:“看来,要达成那样的行动,大是劳师动众,又要几乎二十年的时间,请问两位,是否能假设出一种,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原因来?”
  良辰、美景呆了半晌,摇了摇头:“看来一无目的!”
  原振侠苦笑:“这就是整件事情无头无脑之处,我们无法作任何假设。做任何事,都有目的,可是主持这个行动的人,目的是什么,我们设想不出来。”
  玛仙接口:“所以,要探索真相,就倍加困难,只好从陈氏兄弟的行动之中,一滴一点去探索。”
  良辰、美景在客厅中迅速地绕了几转,这时他们所在之处,正是放着那组石像的厅堂,原振侠和玛仙乘机打量那堆石像。
  过了一会,良辰、美景才道:“两陈突然离去,我们和苏先生谈了很久,苏先生告辞之后,我们休息,两陈一定是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回来的,他们并没有来见我们,只是留下了一段录音。”
  良辰、美景说到这里,向原振侠望了一眼,原振侠立时道:“听听他们的录音。”
  良辰、美景取出了一具小录音机,按下了一个掣钮,陈氏兄弟的声音传出来:“有一些意外的,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,看来,我们一直想寻求的答案,已近在眼前,这里的一切,全权交给你们两个人处理,我们会离开一个时间──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在我们的身上,也不知会离开多久。”
  良辰、美景按下了暂停掣,又望向原振侠,原振侠闷哼了一声:“谈了半天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一点也没有说出来──”
  良辰、美景忽然笑了起来,原振侠正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笑时,她们已松开了手,陈氏兄弟的声音,继续传出:“是不是觉得说了半天,等于什么也没有说?实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连我们也不知道。在过去几小时之内,我们做了一些事,我都有录音,或许凭你们的才智,可以探索出一、二分来,真要不行,你们有那么多出色的朋友,也可以帮助──我们实在十分需要帮助,可是痛苦的是,要人帮助什么,也还说不上来!”
  良辰、美景摊了摊手:“看!连他们自己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难怪我们无法设想。”
  这时,录音机中继续传出陈氏兄弟的声音:“我们突然得知,有一对女性双胞胎,遭遇和我们一样,自幼失散,其中的一个,在极不正常的环境中长大,告知我们这一点的,是一个神秘电话,神秘电话也已录音,和别的录音带放在一起,可以聆听。”
  (这里,由于事态复杂,叙述起来,可能有点乱,还是不要按当事人的行动次序来说,更会比较容易明白事情的进展。)
  (先听那神秘电话的录音。)
  神秘电话的声音,是一个相当低沉的男音,声音的本身,并不神秘,可是说的话,确然相当神秘。
  那男声一上来就说:“陈景德先生?”
  陈氏兄弟的声音十分不愉快:“我们两兄弟并不分彼此,你有事,只管说!”
  那男声“呵呵”就笑了起来,笑得相当不礼貌:“我知道你是陈景德,因为我知道陈宜兴根本不会接听电话!”
  足足停了有十秒钟,又听得陈景德道:“你是谁?”
  那男声的回答是:“我是知道一切的人,所以你必须留心听我说!”
  陈景德闷哼了一声,不管他为人如何精明能干,对方显然已击中了他的要害,无法不服从,他只好道:“请说!”
  那声音道:“有一对女性的双胞胎,情形和你们一样,正常的那个叫方如花,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,另一个在医院中接受失忆的治疗。你去找方如花,把你们的情形告诉她之后,再等候指示。第一个指示便是,把陈宜兴交给我们,别担心,他本来就是在我们这里长大的──”
  (原振侠和玛仙听到这里,都陡然震动──)
  (良辰、美景也吸了一口气:“就是这个卑鄙行动的主使人,真可怕!”)
  陈景德的声音在那一霎间,变得尖锐之至:“你是谁?你究竟是谁?”
  那声音的好整以暇,和陈景德的紧张,恰好相反,先“啧”了一声,再叹了一下:“你千万别紧张,只要照我们的话去做,绝对不会有害处。你必须相信我们没有恶意,你的另一半,在我们悉心的照料下成长,要是我们有恶意,也不会令你们兄弟相会了──”
  陈景德在急速地喘着气,显然这个突发事件,令他这个商场狐狸,也只是不知所措!
  过了好一会,才听得陈景德在抗议,可是语调也软弱无力之至:“我不能有别的选择?”
  那声音却笑了起来:“何必选择?你去找方如花,把你和你兄弟之间的情形告诉她,由于她和你有相同的经历,所以必然会心领神会,然后,你会接到我们进一步的行动指示!”
  陈景德听来,已经完全屈服了,他的声音听来有点像呻吟:“我可以知道你们究竟是谁?”
  那声音又大大地叹了一声,表示了极度的不耐烦:“知道我们是谁,对你来说,一点作用都没有!”
  陈景德发出了一下闷哼声,结束了这个神秘电话。
  良辰、美景按下了录音机的暂停掣,发表她们的意见:“那是一个专对付双胞胎的恐怖力量!”
  原振侠皱着眉:“或许我自己不是双胞胎,所以在感觉上,没有你们那么强烈,所以我觉得这个行动,虽然诡异,可是并不恐怖。”
  良辰、美景一起叫了起来:“还不恐怖?把双胞胎从小就分开,把其中的一个,当作植物一样来培养──单是这过程已经够恐怖的了,现在,他们又要胁另一个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那个,听命于他们!”
 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,也不得不承认,在整件事中,的确有恐怖的成分在内,不过,他仍然觉得怪异胜于恐怖。
  但是由于良辰、美景的情绪十分激动,可能是出于双胞胎的一种感情上的共鸣,那是非双胞胎所不能了解的一种特殊感情。所以原振侠并没有就这一点,再争论下去。而整件事,最怪异之处,自然是,这股力量这样做,目的究竟为了什么?
  原振侠提出了这一点:“很奇怪,陈景德在电话中,没有问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反倒老追问对方是谁!”
  良辰、美景叹了一声:“对方一开口所说的话,就击中了他的要害……原医生,你或许不明白,我们……我们关心另一个,就像关心自己一样!”
  她们说到这里,又进一步解释,先是各自抿了抿嘴,然后才指着那组石像:“在身体上来说,我们是两个人,但是在心理上来说,我们都是一个身体的双头人!”
  原振侠没有再说什么,玛仙轻捏了一下他的手。
  原振侠自然知道,良辰、美景口中的“我们”,是指同卵子孪生的双胞胎而言,这种情形的双胞胎,确然是生命的一大变异,有着难以解释的神奇!
  各人保持了片刻的沈默,原振侠才道:“我明白了,陈景德在那霎间,十分慌乱,根本已失去了应变的能力──”
  良辰、美景压低了声音:“他已经够了不起,他不但应对了那个神秘电话,而且边留下了大段录音给我们,给可以帮助他的人!”
  原振侠一时之间,不知道良辰、美景这样说是什么意思,他自然而然向玛仙望了一眼。超级女巫玛仙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,只是向录音机指了一指:“我也不知道他留下了什么话,听听!”
 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动人,良辰、美景忍不住淘气地学她:“听听!”一面说,一面又启动了录音机。
  听到的,先是一阵相当急促的呼吸声,显然是将要说话的人,在说话之前,需要相当程度的镇定,然后,才是陈景德的声音。
  陈景德留下的那一大段录音独白,内容相当丰富,也使得原振侠和玛仙,在听了之后,感到了相当程度的愕然。陈景德一开始就要求协助:“我是陈景德──有十分不寻常的事,发生在我的身上,我要求帮助,希望可以帮助我的人,给我帮助!”
  良辰、美景大声表示态度:“我们愿意帮助,可是我们究竟能做什么?”
  玛仙柔声道:“听下去再说!”
  良辰、美景显然对两陈的命运十分关切,所以神态有点焦躁。
  陈景德的声音在继续着:“我有一个双生兄弟,一直到几年前,我才知道这一点──我在一个正常的环境下长大,事业有成,那一天早上,和平时完全一样,我离开住所,准备展开一天的工作,可是这一天,却是我一生之中,除了出生之外,最特别的日子,我才一打开门,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!”
  陈景德的声音,略有发颤,可知当时他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的时候,他心中的震骇是如何之甚!
  “当我肯定了不是有人恶作剧地在我的门外放置了一面大镜子之后,我立刻就想到了,那是我的另一半,是我的双生兄弟!
  “我自小就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感觉,感到自己并不完整,并非是心理上有什么缺憾,而是实实在在,有自己身体上并非完整的感觉,我从来也不敢向任何人提起这种感觉,一提起,必然惹人嗤笑,直到我看到了我的双生兄弟,我才知道会有那种感觉的缘故,在那一霎间,我心中高兴莫名,因为我失落的另一半,突然出现,我变得完整了!”
  原振侠听到这里,由衷地赞叹:“听说陈景德并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