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


  想到这里,原振侠已经有了答案,他笑了起来:“不用担心,什么时候听说过老师向学生传递了知识之后,老师就变得没有知识的?”
  良辰、美景想了一想,也笑了起来:“你说的只是想当然,那不是思想的直接交流!”
  原振侠苦笑:“我只能作这样的设想!”
  玛仙忽然又指着那组石像,用十分缓慢的声调在问:“双头人的神情不一,是不是他们正在进行思想直接交流,一个在向另一个输送知识?”
  原振侠喃喃地道:“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──”
  良辰、美景同时吸了一口气:“陈景德,甚至方如花,一定也想到了我们想到的关键性问题!”
  原振侠抬起了头,皱着眉:“他们……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?”
  他不问“他们现在在哪里”,而问“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”,良辰、美景和玛仙,都知道他的意思:原振挟其实是想问:“他们现在是不是正在进行思想的直接交流?”
  她们三人都不出声,原振侠挥了挥手:“我们的设想如果成立,那么,两陈就会变成智力相等的人,而那女郎也会成为音乐天才!”
  良辰、美景不断眨着眼,玛仙也大有心向往之的神情,因为他们刚才提出的设想,如果成立,确然是人类进化过程之中的巨大改变!会发生的变化,简直难以设想!
  过了一会,还是原振侠先把思想从无穷无尽的想像之中拉了回来,吁了一口气:“录音带还没有完,再听下去,看陈景德再说些什么!”
  良辰、美景又按下了录音机的放音掣,陈景德的声音,又传了出来,这一段录音之中,他的声音听来十分沉重和缓慢。
  陈景德先叹了一声:“那组石像给了我们那么强烈的冲击,可是我们又无法真正获得石像想要传达的信息,那真是十分痛苦的事。你们也有这种感觉,可是也不能获得实际上的讯息,想来也有同样的痛苦!”
  陈景德的录音是留给良辰、美景的,他所说的“你们”自然是指良辰、美景而言。而良辰、美景在听到这里时,也自然而然点了点头。
  陈景德又叹了一口气:“我的兄弟在石像运到之后,有了相当大的改变,他开始时像是在想些什么,可是他智力低,却又连该想什么也不知道,他想出一些怪不可言的问题,例如‘如果我们一生出来就对调,你变成了我,我变成了你,那会怎么样’之类。更怪的是,有一次他忽然说:‘根本你是我,我是你,我们被人家弄错了!’他的情绪不稳,也影响了我,所以那神秘电话一来,才能使我立即服从。
  “因为我感到,打这个神秘电话来的人,不但掌握、控制着我兄弟的命运,同样也控制着我的命运!
  “神秘电话要我去找方如花,我不知道最终的目的,可是知道一定会有极不寻常的事发生在我们的身上,不知道是吉是凶。
  “我把这一切经过说出来,目的是想让人知道,我们,一双孪生兄弟,正被一种不可知的神秘力量,一个或一群不可测的神秘人物所操纵。
  “任何人的命运被别的力量所操纵,都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,何况与我们生命有关的力量和人物,是如此神秘和处心积虑──想想看,他们竟然可以制造一个特殊的环境,把我的兄弟经过长时期的禁锢,使他智力不全!
  “所以,我需要帮助,我要所有人的帮助!”
  陈景德又一次提到了要帮助,原振侠不禁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实在不如道如何帮助他才好!
  陈景德在继续着:“在见到了方如花之后,才知道方如花的情形和我一样,她在最近,发现了她的另一半,我向她说了一切经过,把她带回来,当我回来的时候,发现我的兄弟已经不在他一直逗留的房间中,没有人看到他如何离开,他不应该离开的。
  “可是我并不担心,因为那神秘电话曾说过他们会带走他,他本来就是在他们那里长大的。很快的,我们又知道,方如花的另一半,也在医院之中不见了,当然也是被他们带走的。我和方如花都感到极度的彷徨无依,都十分害怕。”
  陈景德在讲到这里时,声音有轻微的发颤,他停了几秒钟,才继续说下去:“我和方如花当时的对话录音──记录下了一些事情的发展。”
  录音带在这里,显然经过简单的接驳,传出了方如花充满惊恐的声音:“陈先生,他们究竟是什么人?究竟想干什么?”
  陈景德在苦笑:“不知道,只知道他们令我们的另一半,自小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长大!”
  方如花的话听来也十分怪异:“多可怕,要是那不幸的另一半是我,那真不知如何才好了,他们──我们必须听他们的话?”
  陈景德叹了一声:“除非我们根本不关心我们的另一半,我自问做不到这一点,你能做得到吗?”
  方如花久久没有回答──原振侠有点紧张,因为方如花和那女郎相见并不久,两人之间,可以说完全没有感情,方如花是不是肯把自己的命运,和那女郎系在一起呢?方如花久久不回答,显然是也在考虑。
  原振侠的紧张很有道理,只是他低估了双胞胎之间的那种两位犹如一体的血缘力量。方如花终于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做不到,她就是我,我就是她,我们注定应该同一命运……陈先生,会不会那股力量,要通过你的兄弟来控制你?你是商界的强人!”
  陈景德发出了自嘲的笑声:“方小姐,你太不懂做生意的道理了,哪有人花了二十多年时间来做这种买卖的!他们怎知我会变成商界强人?而且,我这点事业,放在世界商场上,沧海一粟,算得了什么?”
  方如花低声道:“那当然不会是想控制我了──是不是除了你和我之外,另外还有双胞胎有同样的命运?”
  陈景德的声音很难过:“不知道,希望不会再有,对双胞胎来说,这……很痛苦!”
  两人之间维持了半晌沉默,方如花才问: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  陈景德道:“那个神秘电话,好像暗示有一些事要我们做,我们只好等!”
  方如花的声音很无可奈何:“那我要通知父亲,他若是知道我失踪了,一定会焦急莫名。”
  原振侠和玛仙互望了一眼,方继祖因为方如花的失踪而焦急莫名,难道又有了什么变故,使得方如花未能通知她的父亲?在方继祖万分焦急之际,方如花应该还在兄弟大厦之中的!
  只听得陈景德道:“好的,请随意用电话──”
  他才讲了一半,电话铃就响了起来,当时方如花和陈景德可能都有点手足无措,因为电话响了好几下才有人接听,首先听到的,还不是陈景德的声音,而是那个神秘电话之中,曾听到过的低沉的男人声。
  那男人劈头就道:“陈景德,很好,你已照我的话去做,你和方如花不能和任何人联络,等我进一步的指示。听到没有?绝不能和任何人联络,不然,对我们将要进行的事,会造成破坏,而这种破坏,对谁都不会有利,记得了吗?”
  陈景德的回答,有着压抑着的愤怒:“你究竟有什么目的?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听你的命令?”
  那低沉的男声,刚才在作出吩咐之际,十分权威,可是这时,突然叹了一口气,说话的声音,也柔和了许多:“你放心,方小姐也请放心,不会对你们有害处,我只不过想实现一个十分伟大的设想,哎,对你们来说,我的行为当然太过份了,可是我自己也欲罢不能,这个设想能否实现,关系着整个人类发展的前途!”
  一听到那男声最后的一句话,原振侠、良辰、美景和玛仙,都发出了“啊”地一下低呼声,他们都想到了他们推测到的“思想直接交流,那足可以称得上可以改变人类发展史的了。
  可是陈景德听了,怒火却被激发,他大声道:“越是做的是下流卑鄙的事,就越有冠冕堂皇的幌子,以前流行的是为国家民族,现在流行的是为人类的前途!”
  那男人的声音中,一点没有怒意,反倒再叹了一声:“你现在不明白,很快就会知道──当你知道了真相之后,我想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说法!”
  陈景德仍然怒气冲冲地问:“那我们还在等什么?要等多久!”
  那男声道:“当一些最后的布置完成,就会请你们来,也把一切都告诉你们!”
  陈景德闷哼了一声:“我的兄弟,和方小姐的姐妹呢?”
  男声回答:“他们很好,如果我的理想实现了,他们会更好,会让你们意想不到!那会是一个奇迹,一个人类发展史上最大的奇迹!”
  那人在说到这里时,声音之中有掩不住的兴奋,接着他又道:“所以请两位合作,一切都必须在极度秘密的情形下进行!”
  陈景德闷哼一声:“请尽快再和我们联络!”
  那男人的声音笑了一下:“你以为我不想尽快进行吗?等了超过二十年,等的就是这一天──”
  陈景德和方如花异口同声问:“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”
  可是,电话的那边,却已没有了声音,显然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上了!
  又是一个短暂时间的沉默,方如花道:“听起来,好像没有什么恶意?”
  陈景德闷哼:“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事,就绝不会这样鬼头鬼脑进行!”
  方如花忽然长叹了一声:“也很难说,哥白尼发现了地球绕着太阳转,就被火烧死了!”
  陈景德失声道:“你这样说──你想到了什么?告诉我,你想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