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


  玛仙微笑,伸手在自己的头上指了两下:“已经运用我的脑电波追踪到了它,就算距离再远一些,也还在我的感应范围之内──”
  良辰、美景望着玛仙,欣羡之情满溢脸上。玛仙解释:“其实,我只不过借用了脑电波这个名词,真正的力量,我确知发自我的身体,但是那是一股什么力量,我并不确知,总而言之,称之为巫术的力量,一定不会错的。”
  原振侠笑:“你越是解释,越是难明白!”
  玛仙的神情无可奈何:“没有办法,我自己也不明白──在巫术的领域中,只知道可以有力量做成某些事,但却绝没有人明白为什么可以这样。研究巫术的目的,也不是研究为什么,而是研究如何能发挥力量,和如何能把力量发挥得更强大!”
  原振侠没有再说什么,巫术是另一种学问,和实用科学,几乎完全背道而驰。实用科学对种种的研究,先必然要弄明白道理,然后才能进行,可是巫术,却根本不先研究道理!
  原振侠的沉静,很有点不以为然的态度在内,可是良辰、美景却已鼓起掌来:“解释得好极了,其实,这种现象十分普通。许多人都会驾驶车子,可是懂得车子为什么会行走的人有多少?”
  玛仙十分高兴:“对,巫术的目的就是要学会驾驶,而不是学会汽车的制造工程。”
  原振侠总觉得有点不对头,他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人人都不知道为什么,只知道运用,那总不是好现象!”
  玛仙笑了起来:“首先,巫术绝不是人人可以掌握的,巫师也绝没有把巫术推而广之的意图,其次,绝大多数人对许多东西,都是知运用,不知道理──小孩子都会扭开掣用自来水,自来水的道理,懂的人有多少?”
  原振侠无言以对,良辰、美景挤眉弄眼,向他做怪脸,原振侠只觉得好笑,忽然他问:“你们两人心意相通的程度虽然比常人高得多,可是还未曾达到思想直接交流的地步,照你们的设想,在什么样的情形下,才能够出现思想直接交流的情形?”
  良辰、美景认真地想了一会,才道:“我们两人的思想,无法直接交流,我们想,是因为我们的智力相等的缘故。水位如果高低一样,就不会有交流,电流、气流,都是一样。”
  原振侠大是称赞:“陈氏兄弟和方家姐妹的情形就不同,他们的智力,都是一高一低。而低的那一个,是故意培养出来的!”
  良辰、美景失声道:“那神秘人早作了准备,花了超过二十年的时间,造成了这种高低不一的现象,替他的实验,制造基础!”
  原振侠一听到了“实验”这个词,震动了一下,玛仙也皱起了眉,沉默了一会之后,原振侠才道:“神秘人选择了双生子来造成智力不一的现象,自然是因为双生子天生就有直接感应的本能之故!”
  玛仙道:“是!不然,普通人之中,智力不平等的人不知多少,何必花那么大的心机,那么久的时间来制造!”良辰、美景口发出了“啊”地一下低呼声,原振侠和玛仙的神色也十分异样,那是他们四个人都想到了同一个可怕的问题!
  他们想到的是:如果这是一项实验,那么,陈氏兄弟和方家姐妹,岂不就是实验品?非但是,而且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试验品!
  他们都自然而然称主持这个试验计画的人为“神秘人”,是由于这个人实在太神秘了,而且也十分恐怖,这个人,为了实现他的“理想”,竟然可以行为如此违背人性,把双生子中的一个,培养成一个没有知能的人!
  这种行为,自然构成严重的犯罪,这个“神秘人”不论他的理想多么伟大,在实现了之后,是如何可以改变人类的命运,他都是一个犯罪者,他绝对无权这样伤害别人!
  良辰、美景先叫了起来:“要制止这种行为!”
  原振侠和玛仙却并没有立即表示态度,良辰、美景胀红了脸,她们的正义感一发作,自然十分愤慨:“难道你们不同意?”
 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:“要制止的行为是把人禁锢起来,变得全然没有知识,这种剥夺了一个人正常生活权利的行为,自然必须制止,可惜已经迟了,已经发生了。”
  玛仙压低了声音,显得她心情沉重:“现在,如果神秘人正在进行的是‘思想直接交流’,他做成了,可以使低智能的一个,获得知识,变成正常人,所以,不应该去制止他做这件事!”
  良辰、美景仍然俏脸通红:“怎知道他们没有继续禁锢其他的变生子?”
  原振侠向她们作了一个手势:“相信我和你们的女巫姐姐,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神秘人活动的总部,在那里如果有其他的变生子被禁锢,一定派你们去救人,把被禁锢的人全放出来!”
  良辰、美景仍然气愤:“再把主持这件事的人,统统关进去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一报还一报,也让这些人尝尝被人当试验品的味道!”
  良辰、美景在发表她们的“惩恶计画”,原振侠已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他低声问:“什么人在主持这个行为?会不会是勒曼医院的医生?”
  玛仙侧着头,把她的小手指套进了发端的那个金环之中,轻轻晃着:“我看……不会有直接的关系,勒曼医院只是复制人的身体,这些人的目标,却是复制人的思想!这其间,大有区别。”
  原振侠仰高了头,他这时思绪十分紊乱。勒曼医院复制出来的复制人,待遇极差,是不是可以这样对付复制人,也没有结论。
  如果,“复制思想”成为事实,那么,是不是每一个复制人,都可以通过思想复制,而变得有思想有知识有记忆?如果勒曼医院的行为已得到了公认,不把他们的行为当成罪行,那么,主持思想复制的行为,岂不是更应该被视作对人类文明的大贡献?
  原振侠得不到结论,他只好用一声长叹,来结束他纷纷扰扰的思绪。
  良辰、美景在这时,又提出了新的问题,她们一面问,一面做着手势,把双手放在头上:“不知他们怎么进行?是不是用有许多电极的头罩,罩在两个人的头上,然后通电?”
  说到这里,她们又陡然叫了起来:“啊呀,不好,要是他们的实验失败了,知识和记忆从一个人的脑中流出来,却没有进入另一个人的脑中,那会怎么样?”
  她们问得十分认真,一起用十分忧虑的眼神,向原振侠和玛仙望来。原振侠皱眉:“你们用词不当,思想和知识流出来,‘流出来’三个字太可怕了,听起来,像是脑浆或是鲜血流出来一样!”
  良辰、美景不服:“思想交流,自然是流来流去,流出来,流进去。”
  原振侠没好气:“好,就流出来,就算流不进另一个人的脑中,看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那是一种思想复制的行为,就算复制不成功,对原来的人,也不应该有损害!”
  良辰、美景一起摇头:“根本不知道实验进行的过程是怎么样的,也有可能,会两个人都变成了低能人!”
  原振侠瞪了她们一眼:“选择双胞胎来做实验,可知还在初级阶段,无法把计画在普通人之间实行!”
  玛仙向良辰、美景笑:“所以,你们可以考虑一下,不要参加跟踪,说不定那些人还在找双胞胎,你们岂不是在自投罗网?”
  良辰、美景一起叫了起来:“女巫姐姐,连你都来欺负我们!”
  原振侠和玛仙一起哈哈大笑,并且毫无顾忌地搂作了一团,良辰、美景鼓起了腮生气,但不一会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作各种假设和推测,时间过得很快,苏耀西派来的船,又比预算来得早,当他们上船之后,请原来的船员全部上岸,原振侠驾着船,依照玛仙指出的方向驶出去。
  船的性能极佳,有全套自动驾驶设备,一上了船之后,玛仙就站在船首,神色十分凝重,望着海面,不时发出一些简单的指示,如船行的方向和加快船速。良辰、美景就飞来掠去,传递着她的命令。
  在半小时之后,他们的船,在高速行驶之中,玛仙突然半闭起眼睛来,声音十分低沉:“他们就在前面,不是很远!”
  她说着,伸手指向前,良辰、美景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,这时立即循她所指看去,立即看到了一艘“机帆船”,在大约两千公尺之外,鼓浪前进!
  两人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追上去!”的时候,两人又一起挥手指向前,居然颇有海军大将指挥进攻的风范。
  从两船的速度来看,要追上那艘机帆船,应该不困难,可是原振侠和玛仙,却又不免犹豫:他们的出现,会不会使神秘人的计画遭到破坏,因而危及陈氏兄弟和方家姐妹的安全?
  良辰、美景一面呼叫着,一面已掠进了驾驶室,她们两人的行动何等快疾,只怕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别的移动生物可以及得上她们。
  她们才一进了驾驶室,在船头的原振侠和玛仙就立刻感到,船速在加速增加,整艘船,在海面上疾掠而过,在海上划出了长长的水波,和前面的机帆船,离得更近了!前面的机帆船,除非没有人,不然一定可以发现有一艘船,以极高的速度在逼近它!
  原振侠和玛仙互望了一眼,玛仙低声道:“或许是应该和神秘人见面的时候了!”
  原振侠点头──一直到这时为止,他们的种种设想和推测所得,还只是推测和假设。未曾得到证实,而能证实他们的推测和假设的,只有主持其事的神秘人!
  原振侠自然也心急想知道事实情形是不是如他所假设的那样,可是他还在作最后的考虑。
  只不过那时,他和玛仙都看出,不必多作考虑了!在他们前面,那时已追到相距只有五百公尺左右,不必用望远镜,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机帆船,正掉过头,向他们迎面驶来!
  正当原振侠和玛仙感到愕然之际,眼前红影闪动,良辰、美景又从驾驶室来到船头,失声问:“怎么一回事,想和我们相撞?”
  玛仙怪道:“当然不,是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跟踪,想和我们接触!”
  几句话之间,两艘船的距离已近了许多,原振侠叫:“快点减速!”
  良辰、美景又掠回驾驶室,转眼间又上来,不住跳着:“神秘人会和我们见面?”
  原振侠道:“很快就可以揭晓了!”
  这时,两艘船更接近,当两艘船相距约有十来公尺,擦身而过时,良辰、美景陡然一声长啸,身形掠起,红影闪动,其疾如电,竟然一下子就从自己的船,跃到了那机帆船上,俏生生地当风立在船舷上,海风吹得她们衣袂飘动,头发飞扬。这一下,原振侠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她们两人的轻功造诣,他不禁大声喝了一声采!
  但同时,原振侠也不禁有点责怪良辰、美景行事太鲁莽了一些,那艘机帆船肯定属于神秘人或神秘组织所有,对方是敌是友,还未曾分清,这样就上了别人的船,是很容易吃亏的!
  两船交错而过,同时掉头、减速,玛仙驾船,原振侠留在甲板上,注视着机帆船上的动静,只见机帆船的船舱之中,走出了两个人来,一男一女,正是陈景德和方如花。良辰、美景身形一闪,已到了他们两人的身前,陈景德和方如花神情十分兴奋,从他们的神情看来,他们的处境,绝不会是危境!
  只听得陈景德在大声道:“你们来了?”
  良辰、美景齐声道:“你们需要帮助?原振侠医生和我大名鼎鼎、神通广大的女巫姐姐也来了!”
  陈景德和方如花,立时循着良辰、美景指的方向,向原振侠挥了挥手,原振侠也向他们挥手,陈景德说话的声音很大,显然是故意要原振侠也明白:“请回去吧,我们要求帮助,只是一个误会,各位请回吧!”
  良辰、美景怒道:“这算什么?一下子要帮助,一下子叫请回,开什么玩笑!”
  陈景德乾笑着,有点不知所措。这时,两艘船都停了下来,并排着,玛仙也来到了甲板上。
  良辰、美景仍在大声叫:“我们不走!我们已猜到了那神秘人想实现什么样的神秘阴谋,叫他出来见我们,好好向我们解释!”
  她们两人的声音很尖锐,虽然在海风之中,仍然听得十分清楚,陈景德的神情更是狠狠,想装作生气,可是又气不出来,只是道:“你们在胡说什么,什么神秘阴谋,根本没有这回事!”
  这时,原振侠也朗声道:“陈先生,别说她们,我和玛仙,更不好打发,既然已追上来了,你想想,就凭你一句话,能叫我们回去吗?”
  陈景德握着手,不知道如何应付才好,方如花一直没有开口,只是神情焦急地望着陈景德。原振侠又道:“我们料到,有人要在你们两对双胞胎的身上,进行一项计画,这个计画如果成功,双胞胎中,一个的记忆和知识,可以进入另一个的脑部。这是空前的人类思想直接交流,或者也可以叫做‘思想复制’。由于人类以前从来也未曾有过这种行为,所以,人类也没有适当的言语,可以形容这种行为!”
  陈景德和方如花,在那一霎间,都张大了口,合不起来。一看到他们这样的情形,连原振侠也不禁心跳加剧,这证明了他的设想是事实!
  设想,和设想得到了证实,是完全两回事,原振侠感到十分兴奋,也提高了声音:“你们可以甘心作为试验品,可是有一些事,还需要主持人澄清一下,看看是不是有犯罪的成分在内!”
  陈景德和方如花的神色变得十分惊惶,陈景德双手乱摇:“我们不想追究过去发生的事,只希望……将来会变得更好!”
  原振侠沈声问:“你怎么知道将来一定会更好?”
  陈景德楞了一楞,还没有回答,就听到在他的身后,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:“没有人肯定将来会怎样,但我们每一个人,都必须充满信心,步向将来!”
  这低沉的男人声音一传出来,原振侠、玛仙和良辰、美景陡然一震,这声音他们十分熟悉,正是录音带中,在电话中和陈景德联络的那个神秘人!
  在这一刻,他们四个人,自然也有一定程度的紧张,视线一起射向陈景德的背后,在陈景德的背后,也走出了一个人来。
  那人一出现,原振侠等四人,都呆了一呆,他们自然从来未曾见过这个人,可是已不断地把这个人称为“神秘人”,──从这个人的行为来判断,称他为“神秘人”也十分恰当,所以各自根据他的神秘行为。替他塑造了形象:又高又瘦,面目阴森,一身黑衣,诸如此类。然而,此刻自陈景德的身后转出来的那个人,却矮矮胖胖,未语先笑,五官挤在一起,连手臂都全是胖肉的半秃顶矮胖子,一点神秘的味道也没有!
  良辰、美景在一楞之后,竟然脱口道:“怎么会是你?你怎么会是神秘人?”
  那人笑着──他的声音这时听来,也毫不神秘:“如果你们把主持这个计画的人叫做神秘人,那么,我就是你们所谓的神秘人!”
  原振侠扬眉:“幸会,你的计画十分伟大,当初构思时,你一定很年轻?单是为了培养一个低知能的人,你就花了超过二十年的时间。”
  那人低下头去一会,才又抬起来,神情比较严肃了一些:“第一次有这样的构思那年,我十四岁。”
  原振侠想不到自己带有讥讽的话,他回答得那么认真,他也不好意思再讽刺他,只是又问:“高姓大名?你是……医生?”
  那人吸了一口气:“你们可以继续叫我神秘人,因为我确然十分神秘,我受过严格的医学训练,不过,我绝不自称是医生!”
  原振侠和玛仙互望了一眼,他们对这个矮矮胖胖的神秘人,显然都有相当好感,原因是他几乎有问必答,而且答得十分实在和诚恳。
  他不但有问必答,而且还主动提出来:“听说过原医生和美丽女巫的名声很久了,想来各位一定有许多话要和我说?我可以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,而且保证都据实作答,只有一点:我不想我的工作受到干扰,这是我毕生的理想,已经可以开始实现第一步了,我不想受到干扰!”
  原振侠被他诚恳的态度感动:“谢谢你,请你从头说起,嗯,我们进你的船来?”
  神秘人立时大摇其头,当他摇头晃脑的时候,神态看来十分滑稽,良辰、美景不免有点失望,觉得那么神秘的事,竟然由一个外形那样普通的人来主持,未免有“选用错误”之感,太不够刺激了。
  神秘人一面摇头,一面道:“不,到你们的船上去,大家一起到你们的船上去!”
  他说着,还和陈景德和方如花做了一个手势,示意他们到原振侠的船上去。原振侠这才注意到,他胖胖的手指上,戴了一枚巨大的蓝宝石戒指。
  那枚戒指上的蓝宝石,是三角形,虽然他的手指很粗,可是宝石看来还是太大了一些,而且,宝石的色泽,是十分深邃的深蓝,光采夺目,一看就知道是非同小可的奇珍异宝。
  原振侠心中略动了一动,他像是对这样的一颗蓝宝石略有所知,可是一时之间,却又无法在记忆之中,把它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楚。
  神秘人注意到了原振侠的视线停留在他的戒指上,他现出了一个看来无可奈何的笑容,扬了扬手:“家族留下来的物件,我的家族,曾经是一个显赫一时的皇族,现在,自然烟消云散了──但是,也留下了足够实现我理想的金银和财物!”
  原振侠“啊”地一声,刹那之间,他想起了这个神秘人可能的来历,伸手指向他,可是神秘人已经道:“我不会承认什么。我的身分,刚才已经作了够详细的自我介绍,我现在的身分,是一个理想家,一个怀着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理想的理想家。”
  原振侠谅解地说:“陈先生从吴高窟千辛万苦弄回来的那组石像,是阁下家族还处于盛期的作品?”
  神秘人的胖脸上,大有钦佩之色,竖起了拇指来:“原医生真是名不虚传,可以那么说,我们的家族,遗传血统之中,有着极强盛的变生子遗传基因,几乎每一代所生的男婴,都是双胞胎,这就带来了极度的困扰!”
  良辰、美景睁大了眼:“哪有什么困扰?”
  玛仙忽然提议:“何必站着吹海风?不是都愿意上我们的船来么?请过来再说!”
  良辰、美景身形一晃,首先掠了过来,方如花在陈景德的扶持下,和陈景德一起过来,神秘人也跳了过来,别看他矮胖,身形还相当灵巧。
  神秘人过来之后,玛仙指着陈景德和方如花:“他们的另一半,不必参加?”
  神秘人探头:“不必了,他们的智力很低,我们的谈话,会涉及很多深奥之极的问题,他们在现阶段,根本没有法子听得懂。”
  良辰、美景立时道:“这种现象,是你一手造成的!”
  神秘人坦然接受了良辰、美景的指责:“是,是由我造成的,他们的智力程度不高,所以在他们过去的生活上,痛苦程度也被减至越低,而且,我可以给他们智力,智力复制如果成功,就是我和他们共同对人类作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