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
第十六章 九天傳奇


  「天下第一人」這五字,看似簡單,卻蘊含一股無法抗拒的魔力!
  千百年來,千千萬萬的江湖人為了成為「天下第一人」這虛銜的擁有者,不惜用盡千方百計,勾心鬥角,拚個你死我活!
  然而不管江湖人如何為此虛銜自相殘殺,歷代能有資格成為「天下第一人」的人幾稀!
  究竟,要怎樣的人,才真正有資格登上這個尊貴無比的皇座?
  關於「大梵天」的流傳,原來竟是與「天下第一人」這個皇座有關……
  聽說,五百多年前,江湖曾出現一位異人。
  此人不獨智慧無雙,飽閱萬書,習武資質超卓不群,據聞還精通天地玄學之理。
  故這名異人,較諸一般江湖人,不知優勝多少倍!
  蓋困一般江湖人能單在「武學」一門有所大成,已經極為難得;能夠「文」「武」雙全,益發鳳舞鱗角!
  更遑論能集「文、武」及「天地玄學」三干於一身,簡直就是「人中至傑」!
  故而,這位集「文、武、玄」於一身的異人,在雙十之年已能獨建邦立派,並自封名號為——大!梵!天!
  所謂「大梵天」,本是天上一個極為尊貴的神位,這位異人以神之名自居,由此可知,亦想成為武林的一代盟主——
  天下第一人!
  而這個「大梵天」,亦絕對有資格成為天下第一人!其所創的一套「九天梵箭」.若在其獨門內家真氣「天一神氣」的策動下,據說箭勢之勁,甚至可以逆轉風雷,翻天覆地!
  因此,若大梵天不喜歡,其時的江湖,根本就沒有任何絕世高手可近其萬步之內!所有人猶未踏進其萬步之內,早已被其驚世箭藝了結!
  這樣一個出神入化的人物,在面目模糊的江湖人當中,要脫穎而出簡直易如反掌!要成為武林群雄臣服的天下第一人,更是指日可待!
  可惜的是,饒是這個「大梵天」無敵至此,當進的武林群雄,仍認為此人未有資格成為天下第一人。
  只因為,已經天下無敵的大梵天,竟然是一個……
  女!
  子!
  真的非常可惜!
  為何女子沒有資格坐上「天下第一人」的皇座?
  一切只緣於,其時的武林群雄大都是七尺昂藏的鬚眉男兒.為了尊嚴,當然不願屈膝於巾幗之下!
  故而,即命名大梵天如何「文武玄」三材並全,如何渴望坐上天下第一人的皇座,號令武林,但群雄對她這個雙十年華的女兒家。不服就是不服!
  大梵天只感百般無奈;她武藝之高雖可傲視群雄,但若然眾人對她不服,她根本就不可能坐上第一人的皇座!
  所謂天下第一人,不但要力壓群雄,更要群雄對之心悅誠服,樂於從命,否則,即使她如何不擇手段登上皇座,亦沒意思!
  故而,在百般無奈下,大梵天氣最後亦打消成為第一人的念頭,更對當時整俱武林感到失望!
  她失望,非因自己無法被江湖人推舉為天下第一人,而是因為,她為神州歷代的女子感到悲哀。
  無論神州的女子如何好學不倦,自強不息,始終在大多數的中原漢子眼中,她們還是次人一等!
  女人,永遠都比男人低下!永遠都只是男人「呼之則來揮之則去」的愛玩和寵物!永遠也不能、更不應超越男人!
  意興闌珊之下,當時正如日方中的大梵天終於淡出江湖!既然江湖只是一個男人們互玩殺戮遊戲的地方,她不屑再耽在這樣一個橫蠻無理的江湖!
  然而,就在大梵天淡出江湖一年之後……
  本來一直相安無事的神州,不知何故,竟突然出現一頭全身散發熊熊烈焰的麒麟!
  古老相傳,世有四大瑞獸——「龍、鳳、麟、龜」,麒麟本是其中之一!
  然而萬料不到,這頭真正出現人間的火麟卻是凶悍無比,所過之處;不獨社稷田園被其身上所散發的火勁焚至寸草不生,甚至百姓們的樓房性命,亦飽受烈火摧殘!
  就在火麟肆虐了一個月後,神州例有過半郡懸慘被殃及,再這樣下去,恐怕萬里神州的所有土地,盡皆會焚為荒土,再難耕種,那時便會饑荒連連!
  其時的皇帝有見及此,遂即時召集當時在武林極負盛名的「十大門派」,希望以他們各派的專長和本事,能夠合力剷除這頭火麟,造福社稷。
  既然後直有令,十大門派固然不得不從;可是,那頭火麟的烈焰,並非一般人間煙火,簡直就如來自九幽地獄之火:十大門派猶未踏近其千步之內,不少人早已被其烈焰焚為灰燼!
  一時之間,向來常揚言習武只為「救萬民於水火」的十大門派。對這頭窮凶極惡的火磷,亦是束手無策!
  這一次,可關乎面子上的問題來了!十大門派向來喜好爭名逐利,講究威名,對於他們來說,未能「救萬民於水火」事小,他們真正關心的,亦非民間疾苦;但在皇上面前「失威」事大,他們決不能就因一頭火麟,弄至聲名盡喪!只是,即使如何不想,他們又有何良策收拾人麟?
  終於,他們驀然記起一個人!
  大梵天!
  大梵天的「九天梵箭」,勁可「萬步」穿楊,再加上她的獨門內家功夫「天一神氣」,要對付烈焰僅可波及「千步」內的火麟,理應游刃有餘!
  她根本就不用步近火麟千步之內!她在萬步之外已可一箭射中它!
  一念及此,十大門派立遣人前往遊說已歸隱田園的大梵夭,並承諾若大梵天能收拾火麟,他們再不固執於男女之見,一定會推舉她坐上天下第一人的皇座。
  其實,當時的大梵天已對火麟為禍神州的事早有所聞,即使十大門派未有以天下第一人的皇座作為承諾,她亦會自行出手幫助黎民百姓,挽救這場罕世獸禍!
  大梵天最後終應邀出關,並同十大門派,一起對付這頭火麟!
  眾人一直追蹤,終於在樂山的「凌雲窟」附近,追上火麟……
  「樂山的——凌雲窟?」
  鳳舞與龍袖一直聽其師述說大梵天的生平事跡,聽至「凌雲窟」這三字,不禁眉頭一皺。
  鳳舞道:
  「聞說樂山凌雲窟向有一個古老流傳——『水淹大佛膝,火燒凌雲窟』,己不知由那朝代開始傳開:難道這古老流傳會和大梵天有關?」
  鳳舞之師頷首:
  「舞兒,你猜得一點不錯!凌雲窟那句古老流傳,正是和大梵天有關!因為,大梵天真的在這場圍剿火麟的一役中……
  「重!創!火!麟!」
  此言一出,鳳舞與龍袖又互望一眼,似還有未明白的地方,龍袖問道:
  「你說大梵無重創火麟,但,難道以大梵天的蓋世箭藝,仍未足以殺絕火麟?」
  鳳舞之師歎道:
  「當時的大梵天追上火麟之時,亦心知這頭瑞獸利害,未能過於接近,故亦只在數千步外貫注她的天一神氣,發她的九天梵箭!」
  「而大梵天亦不愧是大梵天,她一發便是九箭,每一箭都正中火麟,霎時之間,火麟因中箭而發出的獸吼,響徹十里,聽得人膽顫心寒!」
  「眼見火麟中箭倒地,其他同行的十大派掌門,隨即超越大梵天,上前看個究竟!證知,已身中九箭的火麟霍地一躍而起,並以殘餘火勁擊係數名掌門,接著便閃電躍進凌雲窟內……」
  鳳舞一愣:
  「火麟逃了?」
  鳳舞之師道:
  「是的!它逃了!忘記火麟是四大瑞獸之一,它不但可散發殺人火勁,渾身更堅如百煉精鋼!」
  「由於大梵無遠在數千步外發箭,九箭射中火麟之時,箭勢已不如在數百步內狠辣有力,要殺一般的絕世高手當然不困難,但若要以此箭勢幹掉皮堅肉硬的異獸火麟,恐怕還須冉加「九箭!」
  「故九箭雖勁仍可破其獸甲,也僅能入肉而未有入心,未致即時取其獸命,但大梵天能在數千步外一擊重創無人能擋的火麟,其蓋世箭藝已足以技驚四座,叫在場眾人看得目瞪口呆了……」
  鳳舞之師說至這裡,不由語音稍頓,似在回味著當年人獸之戰的慘烈,復再續說下去:
  「眼見數名搶先上前的掌門慘死火勁之下,大梵天亦不由分說,飛身掠進凌雲窟窮追,距料甫進凌雲窟,她已心知不妙……」
  鳳舞問:
  「哦?大梵天到底在凌雲窟內發現什麼,會令她感到不妙?」
  「大梵天發現,凌雲窟內原來深廣無比,且有無數岔道一直向地底延伸而下!每一條岔道更分散為十多條岔道,合共起來,洞內岔道竟有數千之多!」
  「而受創的火麟更已消失於數千條岔道之中,即命名她有通天本領,亦決不可能再將它找出來……」
  「那,大梵天這次屠麟行動,是否已經失敗?」
  鳳舞之師答:
  「那又未必!只因大梵天的九天梵箭,已經重創火麟身上九個大穴,即命名火麟在逃進凌雲窟的深處後,能自行將九箭一一拔出,但九筋的蓋世箭氣,已傷了其瑞獸元氣,它將傷重昏睡,一睡不起……」
  「除非有一天,昏迷不醒的火麟受到外間刺激,才會從漫長的昏睡中甦醒過來,但它既已藏身於凌雲窟的深處,又怎會有人可以再找著它?騷擾它?」
  「所以,其時的大梵天已可斷言,除非附近潮水反常高漲,不但高至可『水淹大佛膝』,更淹進凌雲窟內弄醒沉睡的火麟,才會讓火麟的火再度『火燒凌雲窟』,否則,火麟根本永沒有機會——重見天日!」
  鳳舞聽至這裡,方才恍然大悟:
  「原來,『水淹大佛膝,火燒凌雲窟』這句流傳,是因大梵天而起?那,既然她總算為十大派收拾火麟,她最後是否真的被他們推舉為天下第一人?」
  鳳舞之師苦苦一笑,道:
  「唉!剛好相反,大梵天的結局,甚至比火麟更——慘!」
  此言一出,鳳舞和龍袖隨即互望一眼,奇道:
  「慘?」
  「嗯!收拾火麟之後,十大派門人猶未離開樂山,例已嚷著更為他們的新盟讓大梵天設宴,大事慶祝!大梵天不虞有詐,在宴中被眾人敬了不少酒……」
  龍袖道:
  「於是,便出事了?」
  鳳舞之師點頭道:
  「不錯!十大派在酒中下了一百種以無色無臭無名的奇毒。更在宴前先服下解藥;他們這樣做,無非是不想對大梵天履行承諾,推舉她成為天下第一人,他們要撤底剷除這個強得令男人也要汗顏的女人!」
  「他們,真的成功了?」
  「是的!大梵天實在後沒想過,以他們十大派這些經常掛著正義牌坊的所謂英雄好漢,居然會下毒暗算一個只得二十餘歲的女子!然而她雖身中百種奇毒,她的利害,還是大大出乎十大門派意料之外!」
  「哦?」
  「大梵無所習的『天一神氣』,是一門非常深不可測的上乘內家功夫,除了深具殺傷力,更具備治療萬毒的神效,她並未因身中百毒而即時倒地身亡,而且,只要她有足夠時間,她還可用天一神氣自行軀毒……」
  聽至這裡,鳳舞忽然歎道:
  「可惜,依我推想,十大派一定不會讓她有足夠的時間回氣療毒。」
  鳳舞之師道:
  「這個當然了!所以大梵無唯有在中毒之下,豁盡全力殺出重圍,但十大派已在附近埋伏數千門眾,她被眾人以車輪戰圍攻,始終沒機會停下來好好驅毒調息,直至她被眾人逼至凌雲窟,她所中的毒終於發作……」
  鳳舞一愣:
  「哦?她又再度回到凌雲窟?」
  「對,而且十大派的掌門異常小氣記恨!他們早找來一個箭手,就乘大梵天毒發力盡之際,以六箭將她的手腳釘在凌雲窟其中一塊山壁之上!他們要她這個蓋世箭手最後死在箭下!好使她在死前受到畢生最大的羞辱!」
  「再者,他們這樣對她還有一個目的!例是希望能吸取大梵天所修的無上內家功夫『天一神氣』!只要誰能得到天一神氣,便可以像大梵天一樣所向無敵!」
  龍袖冷笑:
  「說來說去,一言概之,當年所謂的十大門派,原來也只是一群貪婪奸狡的狐朋狗黨!」
  鳳舞之師聞言會心一笑,道:
  「你說得對極了!但當今之世的十大門派,也不比當年的十大門派好上多少!」
  此時鳳舞又道:
  「師父,那大梵天的天一神氣,最後有否被十大門派得到?」
  「沒有!因為大梵天心忖,若自己的天一神氣落在十大派這群偽君子手上,只會令武林大亂,所以就在自己瀕死前,豁盡最後一道蠻力貫注於向原來的石壁,那塊石壁登時『隆』的一聲與山壁分離,更與大梵天一同墮向凌雲窟內最黑暗的深淵……」
  「哦?她寧願與天一神氣共存亡,也不要讓十大派的人得到它而為害人間??」
  「不錯!而且大梵天墮向深淵之前,更曾向十大派矢言,即命名他們得到她的天一神氣也完全沒用,天一神氣只適合玄陰之身!」
  「再者,她深信總有一日,會有一個像她那樣對箭極具資質的女孩,找著她在深淵下的屍身而得到天一神氣,這個世上,一定還會再出一個可令中原群雄聞風喪膽的女中無故——大!梵!天!」
  聽至這裡,鳳舞和龍袖總算開始明白大梵無這名號的前因後果,但龍抽還有一點不明:
  「那,劍聖曾直呼鳳舞是大梵天,是否表示,鳳舞可能很有資格成為新一代的大梵天?」
  鳳舞之師詭異一笑,答:
  「舞兒當然有機會成為新的大梵天!因為,我傳她的鳳舞箭。根本便是當年大梵天所用的——」
  「九!天!梵!箭!」
  ------------------
  風雲閣 獨家連載
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