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
第十七章 經中之經


  都說要當一個普通人!
  如果僅是普通人,一生怎會有如此多的奇逢?怎會為諸般匪夷所思的人或事,弄至身心勞累?神神魔魔皆趕著前來爭相糾纏?
  都只怪他——步驚雲,並不是一個普通人!
  月兒不亮,迷離之夜更迷離。
  今夜還沒過去,在這個還沒過去的今夜,原來最迷離的並不是天上的月,也不是這個夜,而是他的一雙眼睛。
  死神的眼睛!
  步驚雲的眼睛,正為他此眼前所見的一切一一充滿迷離!
  步驚雲抱著孔慈,繞過那個山崗,終於可眺見在此山崗半里外的另一個較為矮小的山丘,當他掠至那個小山丘上之時,他便發覺,山丘上有一個洞口。
  沿口上方,赫然刻著一個一尺的字——
  少!林!木!人!巷!
  「這裡……便是木人巷的入口了!」
  一直被步驚雲抱著的孔慈,乍見這五個字,隨即低呼起來。
  步驚雲卻只是默默的盯著這個木人巷的人口,他彷彿發現了一些什麼似的。
  孔慈循著其目光瞄去,方始發現,在這個人口左方,原來還刻著數行小字:
  「少林木人巷乃神聖之地,內藏神者聖者的最高境界。
  若非神聖,只屬凡塵眾生。
  萬勿擅闖,違者——自誤!
  違者自誤!
  步驚雲看至這裡,僅是泛起一絲冷笑!
  江湖只是一場追逐權力的遊戲,步驚雲向來都不愛遵守舒適江湖規則,甚至有時違反那些假惺惺的所謂原則,他向來都是憤世嫉俗的——違命者!
  逆天者!
  眼前這數行小字,若細心觀其字跡深淺,便知道是最近才刻上去的,那即是說,有人早已預知,將會有人為著某種目的而潛進木人巷內,所以才會發出如斯嚴重的警告?
  可是,步驚雲似乎完全無視這個警告,「違反」,早已成為他的格言,他堅持苟延殘喘活至今天,也是對其原有命運的最大違反!
  他霍地重掌印在那段警告之上,「彭」的一聲!頓把著警告的山壁轉得四分五裂,迸為片碎!
  只因為他要——反!
  同一時間,但聽「噗噗噗」三聲!他亦閃電干指解了孔慈身上所封的三大氣門!
  「啊?雲……少爺,你……?」
  孔慈氣門被解,登時感到渾身一陣舒暢,同時感到不明所以。
  步驚雲於前封了她三大氣門,本是力防她體內的黑瞳會突然發難,何以在進入木人巷前如斯重要的時刻,他居然會解了她的氣門?
  然而,當孔慈瞥見步驚雲一聲不作,就連看也沒有看她一眼便逕自步進木人巷的入口時,她迅即明白,步驚雲是在給她一個自由選擇的最後機會……
  倘若步驚雲不把孔慈的氣門解開,只把軟而無力的她一起抱進木人巷內,那孔慈進入木人巷,便並非是她自己真正的意願,極可能只是步驚雲一手促成而已。
  惟是,她如今已是可行動自如,甚至可運氣自如,她若不掉頭他去,而尾隨他進入木人巷的話,那,便是她自己真正的意願。
  他要她親自選擇自己的路!
  無論這條路的盡頭,是否一條死路。
  「雲少爺……」
  孔慈幽幽看著步驚雲逐漸進入木人巷的魁梧背影,霍地咬了咬牙,荏弱的她亦展身一縱,追了進去,一顆芳心,更在不住思潮起伏:
  「雲……少爺,孔慈命途的……機會,但……其實並不……需要,因為……」
  「我早已決定了……自己應走的路!」
  不錯!為救聶風、幽若、斷浪、和那群逾千之鬼,她早已決定,一定要進入本人巷,她深信自己這個決定,將會是她一生最大意義、最勇敢的一個決定!
  更何況,相信在少林木人巷內,她還可尋出她身為「惡魔之眸」的真正身世!
  但願,這不會是她今生……最後一個決定!
  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她只在乎自己以後……還可否日夕默默的守在她心中的兩個男人身釁,再當回地位低微的孔慈。
  當回聶風的摯友……
  當回死神的唯一忠心追隨者孔慈!
  終於也進入木人巷了!到底木人巷內有何乾坤?孔慈十分好奇!
  木人巷的入口之內,原來並不怎樣昏暗。
  孔慈一直跟在高大的步驚雲後,目光不住流轉,顧盼四周,發覺入口之內,競是一條異常狹長的通道,通道兩旁,每隔五丈更有一盞油燈。
  油燈看來亦不迎接濁,只見它們火光搖曳,似在歡迎著這一雙男女死神,進來送死!
  油燈?孔慈忐忑起來,既然少林寺早已淪為廢墟,連半個和尚的影子也欠奉,那群逾千之鬼亦不敢妄來此地,何以會有油燈?
  難道……
  她正想張口問走在前面的步驚雲,誰料,步驚雲卻猝地止步!
  孔慈定神一看,卻原來,步驚雲止步,是因為他們面前赫然出現了一一一另一個洞口!
  但見這個洞口左旁,竟雙刻著一些小字觀具深淺,這些小字聯東如之前那些小字一樣,眼前這些小字模模糊糊,看來年代久遠,想必是在木人巷成立之初同期所刻。
  但見那那些小字這樣寫著:
  「要人木人之巷,
  必先三跪我巷。
  九叩諸天善神。
  方能見神見佛,
  否則必遭天譴!」

  三跪我佛?九叩諸天善神?
  那豈不是——三跪九叩?好霸道的一句話:
  步驚雲見字,面上當場隱泛一片不忿之色!
  據聞這條少林木人巷,乃是數百年前,一代高僧達摩禪師的愛徒「慧可」所造。
  慧可於出家前,曾是一名精研中國術數與機關的奇材,那一年達摩圓寂之後,他為了保持達摩在面壁九年時所看見的那件無敵武器的秘密,便鑄造了達摩之心,以隱其秘。一後來,不知因何緣故,慧可更大懷土木,在少林建造了木人巷這絕世機關,當時寺內的僧侶們都不明白慧可的動機,只在猜測,慧可一定又是要收藏一些東西,一些很驚人的東西!
  但從來也沒有一個少林弟子,敢進入木人巷,於是,亦從沒有人知道木人巷內有些什麼。
  即使曾有一些年青好奇的弟子,暗中潛進此巷,最後亦不知所蹤。
  還有一些想暗自偷下山的少林弟子,聽聞木人巷的盡頭,辟有可以下山的捷徑,可是,一入木人巷,他們便永遠無法下山了!
  木人巷,彷彿成為了一個不容冒犯、亦不容任何人解開的驚世之謎!
  如今,展示在步驚雲眼前的,竟是一句勸他三跪九叩的話……
  步驚雲臉色一沉之間,繼而雙冒起一絲不屑不敬的邪笑!
  他是死神!
  足可逆眾生、足可在江湖呼風喚雨的死神!
  神佛是人間覺者,本來值得敬重,然而,若因怕遭天譴而向神佛三跪九叩,未免過於侮辱一一人的尊嚴!甚至神佛的尊嚴!
  而死神的尊嚴,更是絕對不容冒犯!
  「蓬」的一聲!就在步驚雲邪笑之間,他己飛身一縱,便掠進這個洞口之內,因為他要看看,若然他不三跪九叩,他會遭受什麼天譴?
  「雲……少爺,不要輕舉妄動……」
  孔慈剛想制止步驚雲,可惜此刻的她那及步驚雲之快,既然制止不了,情急之下,她亦緊隨步驚雲一同進入此洞口之內!
  二人甫入此洞,當場一怔,只因他倆已迅既瞥見,他們四足所落之處,竟是一個……
  佛教的「X」形標記!
  這就是木人巷路程真正的開始了?
  亦即是說,若要依適才洞口的告誡而行的話,便需由此處開始一一一三跪九叩?
  廢話!步驚雲的面如抹上一層寒冰,眼內不屑之意更盛,他並沒有哪樣三跪九叩,反不顧一切,毫不猶豫,縱身再行向洞中深處長軀直進!
  「蓬」的一聲!步驚雲又向前多走數十丈,孔慈只得苦苦尾隨其後,然而就在此時,二人摹見前方有光!
  那不是昏黃如殘陽的油燈之光!
  而是一道充滿殺氣的慘白強光!
  這道慘白強光正急速向步驚雲及孔慈逼近,一邊逼近一邊發出「軋軋」的刺耳巨晌,孔慈不由戰戰兢兢的道:
  「啊!雲……少爺!那……那是……什麼……」
  話猶未完,那道強光以驚人的速度,已閃電掩至二人眼前二尺,勁風撲面,登時把步驚雲的斗蓬及孔慈散亂的長髮,拂得「霍霍」作響,可知強光來勢之急之猛!
  步驚雲與孔慈在此彈指間定神一望,孔慈霎時「哇」的一聲尖叫,像是給眼前強光嚇得魂不附體,而步驚雲,亦是一臉鐵青!
  他倆終於看見,若然不向諸天神佛三跪九叩的話,需要什麼代價?
  代價便是一一他們的人頭!
  己近他們颶尺的強光,赫然是……
  赫然是一柄鐮刀!
  一柄整整長逾二丈、重逾千斤的巨大鐮刀!
  正以雷霆萬鉤之勢向他們二人的頭頸之位……
  重重橫劈過來!
  天!
  想不到不跪拜神佛的報應,換來的竟是一柄——
  奪命的刀?
  這柄巨大鐮刀來勢這勁之急,縱使快如聶風,亦未必可以閃避得來,何況步驚雲即使自身可避,他亦要顧慮其身後的孔慈能否於此瞬間避過!
  再者,這柄鐮刀長約二丈,剛好是他們如今所置身的這條通道的闊度,二人向左右閃趕亦不可能,難怪當他們進入這條通道之前,洞口的小字會警告他們須向神佛三跪九叩,因為,若然他倆真的如言三跪九叩的話,由於早已俯身低首,准必能避過此劈向頭頸的奪命一刀!
  可是,天下英雄,若然能闖進少林木人巷,想必定非泛泛之輩。
  又怎會輕易如言向神佛屈膝?
  或許,設計這機關的人便看準這個心態,明知群雄不易折服。
  偏偏便在洞前勸告他們屈膝,使他們更易中此奪命一擊!
  那柄巨大鐮刀閃電間已劈至步驚雲眼前,他身後的孔慈在此生死存亡間猶可瞥見。這柄鐮刀的刀尖雖寒而耀目,但刀鋒仍沾滿不少乾涸多時的血漬……
  那些,想必是數百年來,不少曾想通過木人巷的人,在首級落地時灑在刀鋒上的血漬!
  如今,重逾千斤的木寒刀鋒,會否又再多添兩人的血——-步驚雲與孔慈的鮮血?
  答案似乎己相當明顯了!步驚雲與孔慈既然已不及閃避,即使他倆身懷何種驚人力量,若以掌腿這些血肉之軀來擋此一刀,也勢必彼凜冽刀勢劈斷四肢,繼而再直劈咽喉,身首異處,淺血當場,死狀更慘!
  那,他倆在已死定了?
  情理而言,他們確是必死無疑,然而……
  然而正當那柄兩丈長的鐮刀劈至步驚雲眉睫的一剎那,正當其身後的孔慈欲要尖叫「雲少爺」的一剎那,她,竟然沒有看見血花四濺!亦沒有聽見任何脖子給刀鋒劈斷的聲音!
  她只聽見「噹」的一聲刺耳尖響!
  還看見步驚雲與那柄鐮刀這間激爆出一串耀目火花!
  接著,一切都靜止了!
  就連那柄奪命鐮刀,也靜止了!
  驚魂稍定,孔慈方才醒覺須趨前一看究竟,誰料一看之下,又是一聲嬌呼!
  惟這一聲卻是驚歎的嬌呼!
  卻原來:步驚雲在千鈞一髮間,突然記起向來不攜帶武器的自己,身上還有一件武器,那就是早前他曾吩咐孔慈從天下會兵器房裡取回來的一一一繩鉤!
  這根繩鉤,本是作為捕捉黑瞳的黑王之用,不虞到頭來始終用不著它來捕黑王,反而在此時大派用場,救了他及孔慈一命。
  當然,縱然身攜繩鉤,若沒有深厚功力,那即使能及時擋格那柄重逾千斤巨在鐮刀,人也非要被刀勢逼得向後急退,直至繩與鈞與人的脖子給刀劈斷為止!
  故而,孔慈所驚歎的,不單是步驚雲在此生死存亡間,仍能情急智生,冷靜扭轉危局,她還在驚歎,步驚雲那深不可惻的藏爆炸力!
  因為儘管他借助繩鉤替代血肉之軀與鐮刀硬拚,他竟能即時把重逾千刀的刀勢遏止,實力之強叫人咋舌!
  以雄霸傳給他的排雲掌勁,絕不可能一下子便把此鐮刀遏止。
  身形且還分毫未退:縱使得繩鉤之助,若單以徘雲掌的功力,步驚雲至少需後退七步方能把刀勢停住!
  惟此刻的步驚雲紋風未動,臉上更沒有任何虛耗過度的表情。
  他能秦然若此,是否只為他體內藏著一些更驚人的力量?孔慈在思索著。
  步驚支看來亦在思索著何以自己一出手合能把千斤刀勢遏止,在此之前,他早已感到自己愈近少林,體內那股什麼「摩訶無量」,愈是暢行不息,縱使他不懂使用此道力量的竅門,亦逐漸可以隨心而發,甚至可制住已經非常強的黑瞳,難道,此在木人巷內的秘密,正是與其體內的摩訶無量有關」一念至此,步驚雲更是不再遲疑,他,對於木人巷到底藏著一些什麼隱秘,愈來愈感興趣了。
  「雲……少爺,你……沒有……什麼吧?」
  饒是步驚雲,外表看來無甚損傷,孔慈仍情不自禁輕聲一問,她實在太關心他,還有正下落不明的聶風!
  步驚雲卻沒有直接回答,他只是漠然地吐出一個字:
  「走。」
  接著便繼續朝通道深處繼續前進。
  這樣一走,二人又走了數百丈的路程,這條木人巷,似乎十分漫長,也不知其終點會在何處。
  孔慈一直跟在步驚雲身後,只覺一步一驚心,儘管她並沒有懷疑步驚雲體內的摩訶無量,他亦可以隱約感到,在木人巷隱秘深處,正有一股上天下地至尊無敵的力量在等待著他們。
  那到底是什麼力量呢?愈是深入,這股力量的感覺便益趨濃烈,濃烈得令孔慈的一顆芳心「卜卜」亂跳。
  而走在她前方的步驚雲,步子亦愈來愈快,內力益發充盈,似乎,他愈接近那股神秘力量,體內的摩訶無量真的更是暢行無阻!
  也不知向前走了多久,二人終於停了下來。
  原來前方已是一堵沒有去路的洞壁,他倆已進無可進,於不知不覺間,他倆已步至本人巷的盡頭!
  難道,木人巷的盡頭就在這裡,木人巷就是如斯簡單?渾沒隱秘?
  不!木人巷又怎會浪得虛名?
  因為步驚雲已同時瞥見,這盡頭的其中一個暗角,正放置著一件詭奇物事!
  那是……
  那是一矚徑閣半丈的巨型水晶圓球!
  但見這顆水晶圓球,晶瑩通透,圓球底部與一水晶所制的八葉連華緊接。宛如蓮花所凝聚的一滴清泉。
  這顆巨大的水晶圓球,還有一特異之處,便是大水晶圓球之內,竟然又刻著數行小字,小字所刻如下:
  「盡頭未同盡頭。
  巷未仍是有巷。
  若要進巷中之巷。
  心需存經中之經!
  心中有經。
  口中有經。
  眼中有經,
  足下有經。
  由經指路。
  方證菩提!」

  奇怪的水晶,奇怪的話!
  不過更奇怪的是,這洋洋五十小字,居然並非刻在水晶球的表面,而是刻在水品球的內裡,可說是巧奪天工!
  然而,這水晶球的表面光滑無比,絕無任何併合的痕跡或接縫,那未,刻字的人,究竟是如何把這五十個小字刻在水晶球內,而不損及水晶球的分毫!
  步驚雲正是為這個疑問而深深皺眉!
  遂地,死神的心頭湧起一個很可怕的想法!
  能夠不損水晶而把字刻在水晶之內,除非……
  孔慈驟見步驚雲雙眉深鎖,她霎時好像明白他在想些什麼似的,期期艾艾的吐出一個不大可能的假設:
  「雲……少爺,能夠……把字刻在水晶之內,這個刻字人……的功力,是否……已到了能隔物透勁、妙絕巔毫的……」
  「超凡境界?」
  超凡境界?那豈不是神一般的境界?
  不錯!步驚雲此刻所想的,正是孔慈這個假設,事實上,除了刻字的人,能夠把指勁透球而入,在水晶球內刻下這五十個草而有勁的字外,步驚雲也再想不出任何可能!
  惟是,當今之世,縱是強如他的仇人雄霸,頂多也是只能隔空發勁傷人,或是以深湛把勁在堅硬的表面之上刻字而已,步驚雲深信即使是那可怖的經王,亦未必能夠依樣葫蘆。
  經王的功力縱霸,縱強,縱高,也僅是再向上求,直至功力可與天比高而已,但這個刻字的人,功力不單要比經王更高,且刻字之時,還同把強橫的功力用到恰到好處,不溫不火,增之一分則太強,減之一份則太弱,否則透水晶而入的指勁若然太強,水晶圓球便會隨不住強橫功力而爆開!
  能擁有如斯出神人化功力的人,會否亦是珍上已經——
  出神人化的強者?
  這個登峰造極的強者,是否便是步驚雲一直隱隱感到的那股可怕力量根源所在?
  是這個人的力量一直在牽引著步驚雲體內的——摩訶無量?
  正當步驚雲思忖這間,他的手不期然誤觸那個巨大水晶圓球,倏地又有發現!
  那個水晶圓球,原來可以向右旋動!
  一旁的孔慈見狀,為之一怔,道:
  「雲少爺,這個水晶球看來可以旋動,莫非會是一個……機關樞紐?」
  她其實已不用多問,皆因她這句話猶沒說畢,步驚雲已使勁把這水晶圓球向右一旋,一旋之下,這條通道盡頭,驟生奇變……
  只聽連串「隆」然雷響,沉響不停,在響聲不絕這耳剎那,二人面前那堵洞壁,赫然向左右兩旁分開!
  這堵盡頭中洞壁,原來像是一了重的活門,只要那顆水晶圓球的樞紐一經旋動,整堵洞壁反會向兩旁敞開,露出洞壁內的世界!
  沉雷一般的響聲雖然震耳欲聾,異常攝入,惟孔慈更被洞壁內的情景震懾!
  洞壁內的世界,居然是一個……
  字的世界!
  把內裡形容為一個字的世界,孔慈心想,實在不足為過,步驚雲亦似有同感。
  眼前的世界,是一個相當寬闊的山洞,洞的最後方,卻是一列由水晶砌成、闊逾四丈的巨門。
  儘管水晶是透明之石,惟由於這列水晶門內異常昏黯,步驚雲與孔慈一時間亦瞧不清門後有些什麼,只見內裡影影綽綽,這列水晶之門.看來便是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地了!
  然而,事情看來雙不似如斯直接簡單,在水晶門前的地上,卻另有一些物事,令步驚雲及孔慈暫時望而卻步,那便是——字!
  數不請的大字!
  這個山洞的地面,竟鋪滿大小相同的血紅方磚,方磚闊約一丈,每塊磚面之上,亦分別刻著一個人尺的字,故整個山洞地面,都破密密麻麻的字填滿了,難怪這裡儼如一個字的世界!
  不過這個字的世界,看來似乎並不怎樣飄揚著濃厚文彩,地上的字,並不排列成句。更不能通順成文,僅是雜亂無章的一堆刻字!
  惟此際的步驚雲與孔慈,卻仍是停在此字的世界之外,停在這堆雜亂無章的字前,只要他倆踏前一步,便會踏進這玄幻的字的世界,他倆止步,只因已感應到危機!
  那列藏著隱秘的水晶巨門雖在不遠之處,只要步過這塊滿佈刻字的地面,便可直抵水晶巨門之位,知道本人巷內之秘,然而世事豈會如此輕易?
  這塊地面,一定暗藏看不見的殺機!
  再者,那些方磚共分口行,每行六十多塊方磚切門豎放,亦即是說,從步驚雲二人所站之處,至那列水晶之門,共隔六十多塊方磚,換言之,他們如今與水晶門的距離,共有六十多丈之遙!
  縱使聶風在此,也不敢肯定自己可否一下子飛躍六十多丈而不用著地,更何況,是向來不以輕功昭著的步驚雲?
  故而,若要中途足不著地而一下子掠至水晶之門那方,相信,非要那個在經王口中,相信已可飛躍百丈的雪達魔不可!
  既然足不著地絕不可能,亦即表示,步驚雲與孔慈,此刻若要躍至水晶門的彼方,便必需踏進這塊滿佈刻字的地面。
  而陷進這塊地面的方法,如今方是他倆必需立叩找出來的!
  步驚雲驀地記起適才在水晶球內的話,眼前「盡頭未是盡頭,巷未仍是有巷」一話已經應驗,那,踏上這個字的世界的方法,會否必需一一一經中之經?
  把目前雜亂無章的字,組成一篇經中之經?
  但,什麼才是經中這經?
  步驚雲斗地問身後的孔慈:
  「你,會念過……」
  「什麼佛經?」
  孔慈一愕,不料步驚雲突然出口相問,椎隨即明白,步驚雲這回非問不可!
  即身為天下會眾口中的死神,步驚雲的行徑固然異於常人,且絕對離經叛道!
  他的心中,很早已沒有「經」!也沒有「道」!他早已比經王更——-無經無道!
  離經叛道!
  只有數不盡的沉鬱、冰冷、絕望!
  這樣的一個人,這樣的一個人見人怕的死神,又怎會喜歡誦經念佛?心中怎會有經?
  相反,孔慈卻截然不同!她心中一直有數個無法遺忘的影子一她那個早已失蹤多年的爹、那個曾經溫柔地對她笑過無數次的少爺,還有……
  一個從來都不對她笑,卻令她芳心無刻能忘的他。
  多少個不眠的寂寞夜晚,她曾在自己房中,為她無法遺忘的數個男人,念盡多少遍經,芳心只有一個不敢向人訴說的心願——
  願神佛祈保他們能平平安安。
  即使以她十年、甚至二十年的生命,來換取他們的平安,她也認為值得!
  只因她認為自己的命實大「賤」了,二十年賤命,換三個人的平安,她不在乎!
  正因如此,孔慈在「佛經」這方面的認識,反而比步驚雲更深!
  而就在步驚雲問她的同時,她亦不期然仔細用心一算,地上的方磚雖共分四行,惟每行的方磚,準確的數目是——六十六塊!
  四行六十六塊的方磚,亦即總數為二百六十八塊,其中位一中央的兩塊方磚並役到上任何文字,只略刻上一些佛像……。
  這個字的世界,其實合共只有二百六十六字,究竟在佛教的經典中,有那一部的字數,剛好是這個數目?
  已經不用再猜了,孔慈此時已習地記起,她曾念過一篇佛經,正正就是二百六十六字,她對步驚雲道:
  「雲少爺,若我猜得不錯的話,那篇經中之經,可能便是——」
  「般若……」
  「心經!」
  「般若心經」步驚雲聽罷一瞥孔慈,似在等她解釋。
  孔慈道:
  「在部分佛教人的心中,認為佛教的經典,最重要的部分,是『般若』部。」
  「而這『般若部』的經典裡,最具代表性的,卻是『大般若經』。」
  「不過『大般若經』多達六百部,可說非常博大精深,椎是,『大般若經』的精髓,卻在一篇僅得二百六十六字的——『般若心經』之內!」
  孔慈說到這裡,不期然語音稍頓,看了步驚雲一眼,再行續說下去:
  「更有人曾作比喻,『般若心經』可比作『大般若經』的心臟,也就是真正名副其實的『心』經,因此,孔慈認為,『般若心經』,極可能便是那水晶刻文所說的——-」「經中之經!」
  孔慈所猜的亦言之成理!步驚雲驟聽之下,卻並沒即時口首一望孔慈,背影反似在沉思,良久良久,他方才以其寒霜一般的聲音沉沉問:
  「那……」
  「般若心經該……」
  「如何念?」
  孔慈聞言乍驚乍喜,步驚雲如此一問,亦即表示他已相信她的說話,她還是有生以來,第一次感到自己所說的話,會被他如此重視,不禁喜上眉稍道:
  「怎……樣念?我……懂得!雲少爺,要不要孔慈立即念出來?」
  這樣問題真是傻得可以!不過還是孔慈第一次感到自己在步驚雲身邊,並不是一個負累,而是一種有用的力,樂得一時忘形,不足為怪。
  步驚雲並沒任何表示,孔慈跟隨他已多時,那會不明他此刻心意?她已經朗聲把般若心經念誦出來:
  「佛說摩訶般若彼羅蜜多心經:
  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……」
  然而,當她念至「一切苦厄」四字之時,步驚雲,猝地已有所行動!
  但見他展身一縱,身起腿落,便按著孔慈所念的字,以雙足在那些方磚上的字一點,孔慈這下子共念了前四十字,步驚雲便在那二百六十八塊方磚之中,閃電選了她所念的四十字,以足順盡點,一字不遺!
  孔慈當下愕然,沒料步驚雲不動則矣,一動則快如奔雷!是的!在那顆水晶四球內所說的,除了必需「經中之經」,還須一一心中有經,口中有經,眼中有經……
  足下有經!
  由經指路!
  如今步驚雲所幹的,便是依著孔慈所念的經,依次以足尖在每字之上快點,相信只要以這個方法把這些雜亂無章的字,點成一篇完整的般若心經之後,便可能會有奇事出現,指點他們應如何幹下去!
  既然已明白步驚雲的用意,孔慈於是更是聚精會神,謹那個念下去,因她知道自己若有一字之錯,步驚雲便會誤踏一步,一步之差,也許不單不能解開少林人巷之謎,還可能因誤踏而觸動某些機夫,招惹殺身之禍!
  幸而雖然異常緊張,總算沒有出錯!很快便把二百六十六字的般若心經念完,而步驚雲亦依所念的,點成一篇般若心經,最後更落在刻著般若心經最後一字「訶」字方磚之上!
  整篇「般若心經」已經大功告成,是否表示,木人巷內的秘密,會在那列水晶巨門之內出現?
  不!那列水晶巨門之內,仍沒有任何變化!
  相反,這個山洞的洞頂卻乍生奇變!
  步驚雲與孔慈只聞洞口乍傳出二十二道「噗噗」的破風聲,抬首一望,赫見洞頂原來有二十二個深不見底的洞口,未及細思,這二十二個洞口,已撲出二十條黑影,紛紛落在那塊滿佈刻字的地面上,更剛好把步驚雲重重圍在核心!
  那二十條黑影竟然是……
  二十二個活人等高的——
  魁梧木人!
  天!是木人!
  變生時咬,步驚雲微微一怔,孔慈更是瞧得目瞪口呆!他與她遂地明白,般若心經那機關引出來的,並不是那水晶門後的秘密,而先是這些本人!
  瞧真一點,這些木人均雕得相當精細,面容更是桐櫥如生,每名木人的手腳,均擊著數不清的小鐵煉,把他們從洞頂的沿口吊下來。
  這些鐵煉,似乎可以控制這些木人,驟眼看去,它們活像那些在民間木戲裡的扯線木,一切行動,都在依從深藏於洞頂上的神秘機關!
  木人巷。原來真的有一批栩栩如生的木人存在!
  這些木人即是木雕,看來也強不到那裡,步驚雲只要輕輕一掌,便可以把它們木造的身軀打個灰飛煙滅,似乎無甚可怕!
  惟是,這些木人仍有一個相當可怕的地方!步驚雲與孔慈已同時看見,每名木人的胸前,也刻著一個字;由第一個木人,一直到最後一個木人,赫然砌成了──句他們意料不到的話,這句話竟是「天……」「下」「武」「功」,「源」「出」「少」「林」!
  「少」「林」「第」「一」「無」「上」「武」「學」——
  「元」!「極」「摩」!「訶」!
  「在!」
  「此!」
  「無……極摩訶?」
  「不妙!什麼是……元極摩訶?」
  孔慈極度震票地低呼,步驚雲面色卻漸呈死灰!他倆逐自發覺,原來黑瞳主人誘他們進入少林木人巷,動機可能比他們所想的還要複雜!還要莫測!
  少林第一無上武功,何以會與他們「魔渡眾生」的計劃扯上關係?
  一連串的疑問,步驚雲與孔慈已經無暇再想了,因為在同一時間,那二十二個彷彿蘊涵無限爆炸力的木人,已經——
  動了!
  它們動了!
  ------------------
  文學殿堂 赤雷掃校
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