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
第十八章 殲毒


  木子救了火四郎,把他背在身上,便在森林中狂奔。但木子也不過是一個十七。八歲的少女,奔走了數里,也不得不放下火四郎喘息一會。
  火四郎耗力過度,而且身負重傷。早在木子拉下地底時已陷入昏迷狀態,此刻安頓下來,他才悠悠轉醒。
  火四郎說道:「木子……是你救了我?你為什麼要救……我……?」火四郎總覺得自己與「天音三老」一起死掉比較恰當。
  木子溫柔地掩著四郎的口,在他耳邊細聲道:「火師哥,不要作聲;追兵已來了……我救你是因為我喜歡你,自從三年前,我便每晚做夢也會看見你,所以你不能死,無論如何我也會令你活下去。」女孩子對「愛情」有時候十分簡單直接,火四郎被木子的「坦白」而感動了。
  「你的傷勢十分重,一定要快點治理……」木子急得眼角濕潤了。「如果我沒記錯,我們很快便會到達森林旁的公路上,那時候我們便可截一輛路過的車子逃走。」
  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……叢林中傳來了追兵的寨竄聲。
  木子大驚,立再背著火四郎向前狂奔。顯然他們的行蹤已暴露了。再走多半里。從後而來的聲音愈來愈近,邪童與眾忍者已追得相當接近。
  幾陣慘叫聲響起,與邪童一起追捕木子與火四郎的數名忍者,已踩在木子撒在地上的毒釘上。
  「木子,你放下我……你自己先走吧。」火四郎說道,語氣十分虛弱無力。
  「火師哥,不要這樣說,今天逃不掉便一起死好了。」木子斷然說。
  銀光一閃,一枚忍者鏢破空飛至,勁力無侍,便釘在木子腿彎之上,木子一下蹌踉,便與火四郎滾下一個山坡之下。發鏢之人,正是邪童,他是金太保入室弟子,手底下的功夫自然不俗。
  木子與火四郎滾下山坡,木子的腿不停淌血,但是此時他們原來已在一條公路的圍欄旁邊。這時公路前方有一陣耀眼光芒射來,一輛大貨車正向他們高速駛至。
  「火師哥,你快躍上貨車逃生,不要理我!」木子急道。情勢已是十分危急,山坡上邪童與眾羅修門忍者已經追下來了。
  火四郎看見本子腿上血流如注,他不忍心獨自離去,他在猶豫不決,那貨車已愈駛愈近……
  「火師哥,去吧!一切也不重要了,只要你知道我木子是愛著你的,那便足夠了!你還要留下性命替『天音三老』復仇呀!」木子一邊急著說,一邊流下淚水。「去吧!」木子雙手擊在火四郎身上,把他推出了公路。同時,邪童已到了木子身後。
  「吃裡扒外的叛徒!」邪童一刀便插在木子背部!木子慘叫一聲,仍竭力對火四郎說:「火師哥……快……逃!」血如泉湧般在她背上濺出。
  「木子!」火四郎大叫,那貨車已駛過他的身邊。
  火四郎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,如果他不想死在這裡的話「如果他還想替「天音三老」和木子報仇的話。
  火四郎捉著駛過他身邊的貨車車尾貨架的木欄杆上,躍上了貨車的貨架之中!
  「不要給他逃呀!」邪童怒喝,手中揮出鋼鏢。奈何夜晚在公路上的貨車速度十分快,轉眼間貨車已絕塵而去!公路上只剩下鋼鏢脫力墜在柏油路上的碰擊聲。
  木子眼見火四郎安全脫險,臉上露出一絲微笑,便氣絕身亡了。至此「五術人」只死剩一個火四郎。邪童看著火四郎逃脫,心中大怒,他當然不知道現在金太保那邊業已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劇變。
  所有羅修門人也差不多死光了!
  太陰毒宗是一個性格十分好勝的人,年輕時在江湖打滾,結下了不少仇家。不過他的仇家卻沒有一個有好下場,大多中毒慘死,誅連全家……太陰毒宗從不欠人,有債他必定還,有仇他一定會報!
  金太保的超群絕掌「四象誅仙邪功」終於斬殺了毒宗的「萬毒戰神」,不過此際他也被毒力入侵,面泛紫金之色。他雖有強橫的「金甲元功」護體,但是「萬毒戰神」所流出的毒力是世上最劇烈的毒,堪稱無孔不入。金太保現在已感到全身一陣麻痺……。
  「我千里迢迢來到了美國,什麼也沒有完成……難道今日便要栽在這個老頭的手上嗎?」金太保已暮然看見了毒宗紫黑色的掌心拍至面門。
  金太保憤怒地把所有力量貫注在刀刃之上,自下而上劃出一個彎孤,刀鋒便向毒宗右腕上割去。
  毒宗左掌已被斬去,他絕對珍惜他餘下的這只右掌。右掌一縮一伸,化掌為指,直刺向金太保下路的氣海丹田穴。
  指未到,金大保降妖刀已由上而下疾砍毒宗背門。
  毒宗翻身閃避:地上又被金大保砍出一條深坑!
  「疾!」毒宗身體一旋,右掌尾指如流星疾刺,已重刺在金太保左邊的太陽穴之上!以招式身法而論,大陰毒宗比金太保不知強上多倍!
  這一招「蠍尾指」是沒有後著的招數,因為帶著天下第一劇毒的尾指若成功刺在對方太陽穴之上,對手必死無疑。但金太保的「金甲元功」乃是東流第一的護體神功,毒力竟未能直穿透他的腦部,他只感頭痛若裂,天旋地轉。
  金太保的反射神經仍抽刀水平削向毒宗。「嚎!」
  雙方慘號一聲……
  毒宗的腹上被降妖刀拖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,鮮血狂流。
  金太保太陽穴上出現了一個恐怖的凹陷。
  這兩個半生素未謀面的陌生人,卻在命運的神秘安排下在這裡進行著生死酷殺,他們其至在連對方的性格,歷史、樣貌也不完全認識清楚的同時,已經把「生」「死」押在對方手上……
  他們之間,唯一共通的——大概只有他們都是華英雄的「敵人」。
  「天煞孤星」的「敵人」。
  金大保中了這一指後,只感頭腦像要爆炸似的,他的皮膚也由紫色漸變為紫黑色。
  他已中毒極深了。
  金太保嘶叫,運聚他畢生的內力逼毒,他明白他不可以死在這裡,因為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……殺掉仇人宿敵華英雄;還有奪回本來屬於他的黑龍會江山……起碼,還有這兩件事情。
  夜空中風起雲湧。「風」、「雷」、「火」。「電」的氣勁已從天空中鋪天卷在金太保身上!世上竟有如此可怕武功,毒宗不禁看得呆了。
  一絲絲紫黑色的毒血在金太保運勁下從他身上的毛孔飛濺出來。
  毒宗竭力站起來,運聚身上最後的一點一滴功力,「金太保竟可將我的致命劇毒逼出來……我要盡快了結他……」本來,金太保全心全意在逼毒,受了重傷的毒宗大有逃生的機會,可是他卻放棄了。
  仇恨、執著已充斥了他的內心深處……
  今天已是——不死,不休。
  金太保挺胸一喝,橫蠻的肌肉就似鋼鐵般拉緊,胸前兩塊精鋼般的胸肌暴射出一團毒血,他已經成功把身體所有的毒逼出了!不過他的一生中從沒有產生過如今天的感受:
  他心生畏懼,真正懼怕死亡會隨時降臨在自己身上的那股「畏俱」。
  這種畏懼並不是因為「天音三老」與火四郎的叛變,也不是因為他的手下全部被萬毒戰神及毒宗殺光。
  甚至不是來自將要對他作垂死一擊的毒宗。
  那種驟然而來的畏懼告訴了他:
  「真正的敵人還未出現哩!」
  毒宗右掌一翻,全身內力集中在自己尾指之上,尾指指甲暴長了三寸!他七十多年的人生之中,最強的一次攻勢來了!飄浮在四周空氣中的毒霧好像被毒宗尾指全部吸扯過來,集中在一隻手指之上!
  金太保傲然而立,怒目瞪著毒宗。他手中的「降妖刀」亦已被他的澎湃內力注滿,發出嗡嗡的怒鳴。
  「不是你!我心底產生的那份畏懼並不是因為這個垂死的老毒物,因為他已經是一個死人!」金太保沉思著。傳說中,當一個武功高手修練到驚世層次的時候,他便會具有如禿鷹一般的敏銳無比的洞察能力。
  洞察「死亡」會在什麼時間發生!
  「你害怕了嗎?……金大保,我看出你的懼意……你是死定了。」毒宗陰森地道。
  可是毒宗錯了,錯得徹底!金太保根本不是在畏懼他!
  黑氣一劃,太陰毒宗右掌的尾指,猛然戳去。
  四·象·交·融!一·擊·必·殺!
  金太保向前疾劈!集合了「四象邪功」的刀氣破空擊出!
  「啊覛」毒宗錯愕無比的同時,刀氣已隔空穿透了他全力撲向金太保的身體!
  毒宗腦內已變成一片空白……
  世界混飩初開的那種空白。
  ------------------
  文學殿堂 赤雷掃校
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