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
22


  王爺、雪如,和皓禎就這樣入了獄。吟霜暫時無人拘管,因圣旨上未曾明示,何時削發?何時為尼?
  王府中頓時一團混亂,官兵押走了王爺等人之時,順便洗劫了王府。除了公主房以外,几乎每個房間都難逃厄運,箱箱籠籠全被翻開推倒,衣裳釵環散了一地。丫環仆佣眼看大勢已去,又深怕遭到波及,竟逃的逃,走的走,連夜就散去了大半。一夜之間,偌大的王府,變成一座空曠的死城。
  北國的秋,特別蕭颯。銀杏樹的葉子,又落了滿地,無人清掃。亭亭台台,樓樓閣閣,和院院落落,再也听不到人聲笑語,看不到衣香鬢影。蒼苔露冷,幽徑花殘。長長的回廊上,冷冷清清,杳無人影。只有層層落葉,在寒風中翻翻滾滾,從長廊的這一頭,一直滾向那一頭。
  昔日繁華,轉眼間都成過去。
  第二天,皓祥和翩翩回來了,看到府中這等殘破景象,不禁面面相覷,說不出話來。等到知道圣旨上竟是:
  “碩親王府其余人等,一概爵撤封,府第歸公,擇日遷居……”
  皓祥就大大一震,愣愣的說:
  “怎會這樣呢?難道我們進宮密告,都沒有功勞嗎?為什么把我革爵?降為庶民?我沒有欺君,我沒有犯上呀!這太不公平了!”秦姥姥顫巍巍的走上前來,抖著手,指著皓祥說:
  “心存惡念啊!禍雖未至,福已遠离。”
  阿克丹不知從何方沖出,伸手就抓住皓祥胸前的衣服,怒目圓睜的爆出一吼:“對!這叫報應,你們害人害己,不僅是無福之人,更是王府的罪人!”小寇子也沖過來了:“你們讓王爺福晉入獄,讓額駙判了死刑,你們于心能安嗎?你們夜里睡得著嗎?如今,金錢財物,花園房舍,榮華富貴一起失去,你們就滿意了嗎?……”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這個臭奴才!”皓祥又气又恨,對小寇子伸出了拳頭:“我要你好看!”
  “算了吧!”阿克丹把皓祥用力一推,推倒于地。“你已經被降為庶民了!省省你的少爺架子吧!王爺和額駙垮了,你還有什么天下……你睜大眼睛看看,王府中還留下了什么?”
  翩翩環顧四周,天愁地慘,一片荒涼。箱籠遍了,雜物紛陳……她整顆心都揪起來了,整個人都失神了。就在此時,吟霜气极敗坏的奔了過來,一見到翩翩,竟像見到唯一的救星般,對翩翩就跪了下去:
  “側福晉!請你救救大家吧!我已經走投無路了!從昨天到現在,我去了都統府,去了悅王府,康王府,還去了大格格、二格格、三格格家里……大家听說是碩親王府來的,就慌慌張張的關上大門,根本沒有人肯見我!連我那嫡親的姨媽,都連夜出京避風頭去了……我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,就是進宮去見公主!側福晉,我知道你才從宮里回來,你和公主,一直走得很近,你和那崔姥姥,也很投緣。請你幫我,那宮門森嚴,我進不去!你想想法子,讓我和公主見上一同,讓我去求公主……要不然,皓禎是死路一條,阿瑪和額娘在牢獄里,也是活不成的!我求求你……”她對翩翩“崩崩崩”的磕下頭去:“把我扮成宮女,把我扮成你的丫環,帶我進宮去吧!”翩翩見吟霜說得聲淚俱下,磕頭如搗蒜,心中不禁緊緊一抽。畢竟,她在王府中已二十年,又何忍見王府瓦解凋零!她凝視吟霜,終于明白吟霜只是人而不是狐,她進不了那座宮門,但是,進去又有何用?
  “那公主,”翩翩勉強的開了口,喉中澀澀的。“她恨你都來不及,怎會幫你呢?”“不管她幫不幫,這是最后的一條路了!”吟霜悲喊著:“只剩兩天了,后天此時,皓禎就身首异處了!事不宜遲,請你幫我做最后的努力,請你!求你!拜托你……”她再磕下頭去,額頭都磕腫了。“也罷!”翩翩看著那荒涼的庭院:“我立刻就去打點布置,看能不能打通崔姥姥那一關!”
  這一布緒,一直到第二天晚上,崔姥姥才同意了,愿帶吟霜見公主。事實上,崔姥姥有崔姥姥的想法,只有她最深的体會出公主對額駙的一番心。如今,額駙問斬,公主這一片痴心,將系向何方?如能留下人來,則日久天長,一切仍然有望……而且,而且……
  于是,這天晚上,吟霜打扮成宮女,被崔姥姥從偏門中,悄悄帶進了宮。這已是皓禎的最后一夜了。
  公主她那寢宮之中,不住踱著步子,“花盆底”的宮鞋,踏在青磚地上,篤篤有聲,敲碎了那寂靜的夜,也踩碎了公主自己的心。“公主!”崔姥姥帶進吟霜來。“有人求見!”
  公主乍見吟霜,嚇了好大一跳。
  “怎么?怎……么!又是你!你連皇宮都進得來?你的法力越來越大了……”她慌亂的回頭喊:“崔姥姥!崔姥姥!”
  “是我帶她進來的!”崔姥姥哀傷的看著公主。“現在真相都已經大白了,她根本不是白狐,皇上不是對你都說過了嗎?你再不用怕她了!你和她的心病,也應該解一解了,要不然,你這一輩子,都要這樣恍恍惚惚的度過嗎?醒一醒吧!公主!”
  “不是白狐?不是白狐?”公主仍然神魂不定,怔忡的瞪視著吟霜:“我不知道,一切都把我攪糊涂了!皇阿瑪說我嫁的是個假皇親,他要把他處死,好,那我不是成了寡婦嗎?你……”她目不轉睛的看著吟霜:“你……你那么神通廣大,怎么不去救皓禎呢?”“我如果真的神通廣大,如果真的法力無邊,”吟霜悲痛的說:“我還會來求你嗎?我早就去施法了!”她往前一步,急促的抓住了公主的雙臂,忍不住就給她一陣搖撼。“公主!請你清醒過來!你一定要清醒過來!因為皓禎已到最后關頭,明日午時,就要處死了!不管他是真皇親,還是假皇親,他是真貝勒,還是假貝勒……他都是我們兩個人的丈夫呀!是我們兩個人都深深愛著的,唯一的,真正的丈夫呀!”
  公主大大的震動了,眼睛睜得圓滾滾的,呼吸急促的鼓動著胸腔,眼光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吟霜。
  “公主,你的敵人是我,不是白狐!不要因為你自己的挫敗,而逃避到‘白狐’的邪說里去!你要站起來,跟我爭皓禎,跟我搶皓禎,說不定,有一天你會贏過我!如果皓禎死了,你就再也贏不了了!”
  公主臉色一動,眼中閃閃發光。她挺了挺下巴,又有了“公主”的權威。“你不要對我用激將法,”她冷冷的說:“皓禎死了,你也贏不了了!”“哦!這就是你的想法!”吟霜激動的嚷:“可見你的內心深處,仍然是清醒明白的!你宁愿皓禎死掉,我們兩個都做輸家,也不愿意皓禎活著,卻只愛我一個!你要用死亡來終止皓禎對我的愛!”她點著頭,眼光凌厲,灼灼然的逼視著公主。“你有你的驕傲,你的自尊,但,到了最后,你卻走了一步這樣窩囊的棋!這步棋,讓你這一生都輸定了,永遠沒有翻身的机會!”公主緊緊的閉著嘴唇,不說話。
  “但是,”吟霜繼續說,一句比一句有力:“你能不愛他嗎?你能不想他嗎?你能不希望他有回報嗎?大婚之夜,合巹之時……往日种种,難道都不曾在你回憶中縈繞嗎?他的死亡,能讓這所有的相思回憶都一筆勾銷嗎?”她盯著公主的眼睛,急切的說:“我們談一個條件,好不好?只要你救了皓禎,我保證消失在你們面前,我用我的死亡來交換皓禎!沒有了我,你還有一生一世的時間,來贏得皓禎的心!”
  公主牽動了一下嘴角,眼中閃過一抹痛楚。
  “你死了,”她眼神縹緲。“他的心會跟著你走,我才沒那么傻!”“那么,我不死!皇上已下令,要我去當尼姑,青燈古佛,長伴一生,再也不來扰你們。”
  “你當了尼姑,他會在尼姑庵前結廬而居!”
  “他不會,他還有父母要侍奉……”
  “他會。我已經太了解他了!”
  “那么,去問皇上求情,赦免了我們,和我共有他吧!你救了王爺和福晉,皓禎感恩,我也感恩,讓我們三個,和平共存!那總好過你為他守寡,是不是?”吟霜喊著,去抓公主的手。公主神情一慟,掙脫了吟霜。
  “你走!”她簡單的說。“我已經讓自己變得麻木不仁了,你說任何話,對我都沒有作用了!你走!我不要見你!也不要听你!”吟霜絕望到了极點,她瞪視著公主,只看到一張心灰意冷、毫無表情的臉孔。麻木不仁!是的,她已經無動于衷,麻木不仁了。“公主!”她做最后一搏。“死亡沒有辦法結束人間的真愛,只能把它化為永琚A与天地同在……”
  “夠了夠了!”公主憤然的一把推開吟霜,激烈的沖著她喊:“我知道你們的愛崇高偉大极了,与日月同輝,与天地同在!這么偉大的愛,還怕‘死亡’嗎?他死了,你盡可跟著他去!你走!我不管你是人是狐、是鬼是神、我已經受夠了你!我再也不要見到你……”
  吟霜的身子往后退,一直退到門邊,然后,她堅決的、木然的轉過身子,直挺挺的走了出去。臉上,已沒有來時的惶恐無助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視死如歸的堅毅。是的,公主說得好;這么偉大的愛,還怕“死亡”嗎?
  同一時間,在宮中的大牢里,皇上特別恩准,讓王爺、雪如与皓禎共進最后的晚餐。
  獄卒送進了佳肴美酒,歎口气說:
  “大限在明日午時,一早就得動身赴法場,這一頓請好好享用吧!”王爺和雪如,看著托盤里那六碟小菜、一壺美酒,真是痛入心肺。皓禎走過來,斟了一杯滿滿的酒,就雙手捧著,對王爺和雪如跪了下去,誠摯的說;
  “阿瑪,額娘,我糊里糊涂,當了你們二十一年的儿子,這二十一年來,我帶給你們的歡樂不多,帶給你們的煩惱和痛苦卻不少!原以為有一生的時間,可以承歡膝下,不料這么短暫,就要分离……阿瑪与額娘的恩情,只有等來生再報。這杯酒,我敬你們兩位,心中有句話,想對你們說;謝謝你們抱養了我!生我者是誰,我不知道,養我育我的,是你們,謝謝你們給了我這樣丰富的一生,我真的不虛此行了!”他一仰頭,把杯子干了。雪如已淚落如雨,號哭著把皓禎抱住:“你還說這种話,每個字都刺痛我的心呀!娘對不起你,是我一手改寫了你的命運,是我一手促成了你今天的悲劇,沒有我,你今天或者在某處某地,安居樂業,娶妻生子,好好的過著你的人生!”“也許是吧!”皓禎說:“可是那樣,我就不會遇見吟霜了,正像吟霜說的,如果可以從頭來過,讓我們選擇自己的命運,我們仍然選擇現在的局面!”他看著雪如,叮囑著:“照顧吟霜!”雪如拼命點頭,說不出話來了,心酸已极。淚,完全無法控制的滾滾流下。王爺站在一邊,眼光直直的看著這對母子,竟無法開口。好半晌,他才佝僂著身子,去裝了一碗飯,又夾了好多菜,拿著碗筷,遞給皓禎。這是他生平第一次,為人盛飯。“飯菜涼了……”他哽咽的說:“你……趁熱吃了吧!”他的手抖抖索索的。“是!”皓禎慌忙雙手接過碗來。
  王爺一瞬也不瞬,定定的看著皓禎。皓禎勉強的拿著筷子,扒著飯粒往嘴里送去,盡管食難下咽,卻努力的、一口一口的吃著。王爺貪婪的看著他,似乎想把他整個身影,都攫入內心深處去。他嘴里,喃喃的說著。
  “儿子,好好吃一點儿……”他心中有千言万語想要表達,嘴唇顫抖著。最后,仍然只是困難的重复了一句:“儿子!吃飽一點儿!”皓禎看了王爺一眼,鼻塞聲重的應了一個字:
  “好!”
  然后,他就端著飯碗,努力而專心的吃著那餐飯。王爺和福晉,痴痴的看著他吃。三個人就這樣默默相對,大牢內一燈如豆,夜寒如水。寂靜的夜里,只有碗筷相碰的聲音。
后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